易经前古文化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53|回复: 2

汉字探源(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17 08: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周青良 于 2014-4-19 00:29 编辑

汉字探源

      赵致生

一、文化是什么?
文化是什么?中西方对文化的认识是不同的。
现代西方哲学认为:文化,广义指人类在社会历史实践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狭义指社会的意识形态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组织机构。作为意识形态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又作用于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随着民族的产生和发展,文化具有民族性。每一种社会形态都有与其相适应的文化,每一种文化都随着社会物质生产的发展而发展。社会物质生产发展的连续性,决定文化的发展也具有连续性和历史继承性。
中国传统属性数学认为:文化泛指文字能力和一般知识。文字能力指文字记录语言的书写符号所表达的文化水平。包括文字起源时人类对世界认识的基础理念﹑基本方法以及认识成果。包括人类在继续对世界、宇宙、自然认识过程中的成果表达。所以,文字能力与一般知识是文化水平的高低的一个衡量标准。于是,在文字创立、发展﹑演变过程中,自然也展示了人类科学技术的进步性或者退步性,也反映了一个时代一般知识的水平。也可以说,文化是通过文字的表达能力,对当时当地一般知识水平的一种表达。一般认识水平的不同与产生、发展、变化,对文字的产生、发展、演变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所以,文字是一种文化的承载,它产生于决定它构成的文化体系。
中西方文化的不同,首先是文字结构上的不同;其次,才是由文字承载的对世界、宇宙、自然认识所得到的一般知识理论、一般认识方法上的不同;最后,才是具体应用科学技术层面上的壁垒现象。如中西医壁垒、历法知识体系上的壁垒、中西方数学的壁垒、……。
任何文字都承载着一种文化,而任何文化都有自己的文字对它的一般表达能力。也就是说,任何文字都最适用于表达它承载的文化,最具有表达当时当地对世界、宇宙、自然认识的一般知识。从这一点来讲,任何文字都有产生它的一般知识存在。不存在没有知识表达的文字,也不存在没有文化的知识。
所以,中国文字的由来,汉字是怎么样产生的,则是我们挖掘中国传统文化的源远流长,探索它的博大精深的一个根本问题。用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如何来认识产生中国文字时,它所表达的一般知识体系是什么的探索问题。显而易见,这就是我们大家关注的中国文字的由来探源,也是一个古老的现代问题。
现在中国使用的文字,之所以被称为汉字,是因为中国文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产生的,产生时所表达的一般知识是什么,造字的方法与原则是什么这些问题,在商周文化断代之后,国人已经一无所知了。先天八卦钟鼎文化时代的一般知识,已经被封建文化所垄断造成的天下独传《易经》一书八百年后失传了。造字的法则与原理,也就无人知晓了。只有在《周礼·地官·保氏》中,有过对"六艺"的记载:“保氏掌谏王恶,而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编者译:保氏是掌教小学以及负责劝谏王的官吏,并用道艺来教导国子,一为五礼(五礼指的就是吉礼、凶礼、宾礼、军礼、嘉礼),二为六乐(六乐为云门、大咸、大韶、大夏、大濩、大武),三为五射(五射为白失、参连、 注、襄尺、井仪),四为五驭(五驭为鸣和鸾、逐水曲、过君表、舞交衢、逐禽左),五为六书(六书,象形、会意、转注、处事、假借、谐声),六为九数(九数为方田,粟米、差分、少广、上功、均输、方程、赢不足、旁腰。)]
书中所记载的礼、乐、射、驭、书、数六艺,都是用来教育公卿士大夫子弟的内容。虽然,有六书、九数之说,但是,并没有具体的内容流传于后世。也没有说明六书就是造字之法。
东汉经学家郑玄,在其《周礼》注中引用了郑众的说法,指出六书的具体名称和次第:“六书:象形、会意、转注、处事、假借、谐声也”。东汉史学家班固在《汉书`艺文志》中说:“古者八岁入小学,故周官保氏掌养国子,教之以六书,谓象形、象事、象意、象声、转注、假借、造字之本也。”
郑众与班固虽然说明了“六书”的具体名称和次第,也没有讲其原理与具体的造字之术。
东汉的许慎,是对“六书”作界说的第一人。
许慎(约58年-约147年),字叔重,东汉汝南召陵(现河南漯河市召陵区)人,有“五经无双许叔重”之赞赏。他是汉代有名的经学家、文字学家、语言学家,是中国文字学的开拓者。他于公元100年(东汉和帝永元十一年)著《说文解字》一书,是中国首部字典。
至此之后,中国字在世界上始称汉字。汉字的继续发展、变化、演变,就有了一个遵循的原则。也变成了汉代之后中国人识字的一种方法。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文字最少也有数千年的发展史。目前,通过考古发现的中国最早文字遗迹,距今也有八千年到一万年之间。那么,先秦前的中国文字也是依据汉代六书归纳法产生的吗?
这个问题在西方现代科学理念中,也许是合情合理的。因为,西方数学从阿拉伯拿来十进制数字之后,由皮亚诺作出了数学归纳法,皮亚诺数学归纳法就变成了阿拉伯数字产生时的数理论的依据,就变成了继续认识十进制数字的规则,变成了数学发展的核心理论。而在皮亚诺数学归纳法之前,阿拉伯数字产生的原理是什么、是一种什么样的认识方法才能产生了十进制阿拉伯数字、为什么是十进制而不是其它进制的数字等问题,就可以避而不谈了。
但是,对于中国文字来说,汉字并不是中国字的源头。中国的传统文化,经历过垒石结绳、河图洛书、天圆地方、周天历度的钟鼎文化时代,也经历过先天八卦与后天八卦的商周文化断代、春秋百家争鸣、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到汉朝,至少有几万年的历史。中国古文字是什么时候产生的?产生的时候,这种文字的表达能力究竟是在表达一种什么样的一般知识?又是采用了一种什么样的文字构成法则?显而易见,用汉代的文字构成法则去认识它们是不可能得到圆满结果的。

二、文字产生的两个最基础条件

《易经》之后的汉代,“六书”被解析为分析汉字而归纳出来的六种条例,即指事、象形、形声、会意、转注、假借。“九数”被经家归纳为《周髀算经九章》。为中国文化奠定了一个新的发展开端。

但是,这些经家的解读,是否真地归纳出了先天八卦钟鼎文化时代的文化起源内容?是否真的找到后天八卦与先天八卦变革时代的商周文化断代鸿沟?则只能是通过考古学的挖掘,通过对文物的鉴定来得到验证的了。

最近几十年,中国考古界先后发现了一系列较殷墟甲骨文更早、与汉字起源有关的出土资料。这些资料,主要是指原始社会晚期及有史社会早期出现在陶器上面的刻画或彩绘符号。另外,还包括少量的刻写在甲骨、玉器、石器等上面的符号。可以说,它们共同为解释汉字的起源提供了新的依据。

从文字的产生条件来讲,文字是记录语言的书写符号。所以,文字的产生一定是一种语言表达能力的延续。文字又是一般知识的一种承载工具。所以,文字的产生一定是一种知识体系的最合理的表达。这样,文字的产生,必需有这样两个最基础的条件存在。

但是,中国文字是从何时产生的,现在已经是一个不解之谜了。因为,汉字被系统整理出规律之前,中国传统,文化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经历了商周文化断代、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封建文化的避讳、……等历史文化变迁后,文字学方面的有史资料已经非常稀少与珍贵了。尤其是语言的时代性与地域性的差异、不同时代的一般知识的进步性与退步性变迁,都会直接影响到文字的变革与演化。所以,产生文字、发展文字、变迁文字的因素,也存在无史料记载的不可知性。为我们探索汉字前中国文字的发展史,研究文字的起源﹑发展﹑性质﹑体系及其形﹑音﹑义关系﹑正字法以及个别文字的演变情况等内容,都带来很大的困难。这也是中国文字学、语言学研究的一个最大的障碍。

由于文字的产生条件,是记录语言与对一般知识的表达能力两个最关键的条件。所以,在这种符号具有语言内涵的外延性意义之外,必需保持对它表达的一般知识进行笼统性收敛后的周全表达。通俗来说,就是所造之字并不是简单地记录语言的符号,它除了语言的外延性与一般知识表达的收敛性之外,一定是最容易被书写的,最容易被读的。而且,一定是被已经掌握了一般知识的人最容易认识的,更应该是对在一般知识基础上继续研究新知识的人最乐于接受和使用的。因此,文字是思维和语言的符号式表达形式。所以,语言应该有口语与书面表达两种形式。

文字的产生,是思维和语言的进步。它具有人类特有的表达意思、交流思想的工具属性,自然具有由语音、词汇、语法构成一定的体系。

语言和文字离不开人类对世界、宇宙、自然中事物的认识后产生的特有一般知识的表达。无论口语和书面,都具有直判断、不直判断、周判断、不周判断四象延延形貌。所以,语言、文字、知识是一个不可分割的体系,是一个应用六书、九数中的三焦法来研究的一个实用题目。

单纯以符号的演变过程来研究文字的起源,就如同郑人买履,只知鞋子的尺寸长短的数量,而不知其足长在自己的脚上,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才知道!

三、语言、文字、知识三者之间的关联关系

    语言与文字的关系是文字符号表达语言的能力,而文字与一般知识的关系是文字对一般知识原理的承载,语言与一般知识的关系是语言对一般知识的交流与传播。它们有不同的时间性与空间性。而数学则是一般知识的基础。所以,中国的文字,并不是单纯记录语言的符号,而是承载形、性、数一体化一般知识的象意文字。原因就在于以下逻辑:

1、语言沟通具有与时俱在的属性。甲地说的话,乙地听不到;今天说的话,明天听不到。因为,声音只能听到,所以,听到的条件只能是当时有限范畴的空间内,并不俱有时间的延续性和空间的广延性。

2、文字沟通具有与时俱进的属性,具有与时间同步的延续性。因此,可以通过现在的文字记载过去,也可以表达对未来的预测,也可以记忆现在与过去。当然,文字也可以跨越空间地域的限制而得到了传播。所以,也具有空间的广延性。

3、中国文字具有字音韵、字形貌、字属性、字含意四种表达能力,与拼音文字相比较,更能贴近活体标本的表达与描述。

4、绳纹,更方便的被记录在陶器的土坯上。所以,在中国垒石结绳的新石器时代,以陶器作为绳纹文字的载体,记录了垒石结绳时代的众多活体标本知识,形成了相互交流、延续流传的特殊功效。

5、新石器时代的陶器绳纹,是结绳的反印。所以,结绳的绳纹为本,而陶器上的绳纹则为标。活体的本是可解可结的绳子变化,而陶器上的绳纹则是绳子变化过程中的一个瞬间形貌,一成不变的(注:这种标本认识与现代我们对标本的认识是相反的。因为,现代认识中的本,是不变的主体,而标是变化的客体。主客观之间的关联关系认识也出现了正反颠倒的变化内容)。

正是这种绳结印纹在陶器上留下的图腾印迹,才使中国原始先人进入了一种正反相对认识的特殊意境,并通过绳纹文字的识字过程,过早地走进了正反之束为整的体系性认识。

文字作为正反辩证观的一个整体认识的形成,使中国的原始先人们在活体为本,反印纹为标的认识中走进了活体图腾认识论。为河图洛书图腾文化的产生,奠定了可靠的原始认识理论模板。

活体标本作为可解可结的绳结,被印在陶器上之后,就变成了一种记载活体瞬间变化过程的一种图腾。在这个意义上来讲,新石器时代的陶器上的绳纹,作为一种图腾化认识的文字,应该是建立在正反辩证认识论基础上的多束结构。所以,绳纹不仅仅是世界上最早的文字,也应该说是世界上最难记忆与认识的文字。因为,通过绳纹来认识结绳而治时代的人类认识论与方法论,首先要建立一个正反识束的方法论与认识论。通过绳纹的序列性与次序性,理解结绳而治的道理与方法。都需要一个正反绳纹之间的相对、相反、相变、相通的变化过程理解。没有这种整体观,绳纹就会走进绝对化意境的一成不变,而无法还原结绳而治的解绳、结绳的继续变化过程。正因为结绳的绳纹,具有演义绳子结解的连续变化性,所以,它应该是最理想的活体意境的描述与表达工具。

不同形式的绳结,表达不同的事物;不同结构的绳结,表达不同的事物结构;不同形貌的绳结,象征不同的形貌变化。所以,识绳纹而知结、知解,才是结绳而治的文化核心。也就是说,活体标本之认识所产生的结绳之治,是中国最原始的相对论,是最原始的相对认识活体世界与活体生命科学的方法。而中国的远古钟鼎文化,恰恰是在这样一个原始相对论认识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文化。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新石器时代出土的破碎陶片,就是中华文化的源头。每一个陶片,都应该是一部记载历史的史书。它应该是比金文、甲骨文更早的中国文字。是中国原始活体认识的正反整体理论与方法的真实记录。也应该是世界上最早的相对论与辩证法。


四、中国古文字起源及其演变概叙


符,是代表事物的一种标记,或称记号,通常被称为符号。它有具体的属性,如音符系统表达的就是一个音阶构成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中,符具有相合的变化属性及标准符合的认识属性。中国的原始字形是唯一的符,它直观表达的是一种自然的征兆及人类认识万物的一种标准。

钟鼎文化时代,是一个多科学理论、多实用技术、多文化表达能力、多传承方式汇集在一起综合发展的一个伟大时代,是中国文字产生以及发展的一个重要历史转折时期。这个时代,各行各业的发展,需要一个属于天地人一体一理文化的正确而广泛的表述,钟鼎文化由此而出。

钟鼎文化以前是漫长的垒石结绳文化时代。垒石结绳时代的天盘中的点与线绘制的图形,是原始社会的文化传承工具。如在形意墓中挖掘出来的上古星象图,先民除了用动物的标志对相应的属性作集合表达外,尚有少量的象形文字。象形文字,是指摹拟物描形而造的文字,它与在天盘上画的动物标志不同。因为,这些动物都有确定的名字与称呼,而象形文字来源于对实物形状的摹拟,似画非画,并没有定式的称呼或读法。为了与画有所区别,而赋于一些特定画以规定的读音,就成了最原始的文字。这种文字的特点是与具体事物有可摹拟的抽象性。这样的文字在漫长的垒石结绳文化时代,已经产生了许多。而且,多半写在垒石结绳表达的天盘附近的泥板上,或者记录在龟甲与兽骨上,表达人类观察天盘得到的认识与总结出来的变化规律。

这类文字结构复杂,以象为义,写起来麻烦,而理解起来却比较简单。故,天盘之学常延用原始的师徒相传之法,通过垒石结绳,演法授术,师徒心心相印,理解契合,道法自然,言传心受。可是,至钟鼎文化时期,诸多行业虽可用天地人一理之学,但因学科门类不同,属性集合所展示的具体内容也不相同。这种相中之不同,需要建立新的属性集合来体现,文字表达需求便十分迫切。而数字作为最简捷化表达形式,在文字发展环节中应运而生。

数字表达的内容不仅仅指数量、顺序,更重要的是表达属性的存在性及它们之间的关联性。道,作为人类对线性事物认识的最敏感的特性而被推作表达之首。

钟鼎文化时代的"仓颉"们,把事物运动的抑扬顿挫、相互交博的轨迹归纳为八类:横、竖、撇、捺、点、折、弯、勾,并以天地人一统属性的结构特点,把天干表达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仓颉造字的原则,是在原象形文字的基础上,进行笔划的规范、整理。对于比较复杂的摹拟实物形状而造的文字,有固定读音习惯或者有具体读音规定的图画式文字,简化为同音异形的简单字。而把那些没有固定读法的图画文字用它所表达的运动抑扬属性,表达成天地人一统属性的一种符号。所以,属性简单或者数量少的集合笔划就少,属性复杂的、数量多的属性集合笔划就多。也就是说,中国文字从钟鼎文化时代后的改革,明显从具体的形状摹似走向了属性化、天地人一统化。我们可以把它的规则总结为以下几条:

1、天地人一统化理论的通俗表达化。

2、形象的向、相、象、节的结构化。

3、相对、相反、相通、相变的属性表达化。

4、抑、扬、顿、挫的形声表达化。

5、属性关联的对联、对应表达化。

6、属性关联关系的集合表达化。

例如,天地人之合,以日的认识为天之始识,称为大序。日字之变,则分九宫:目、田、白、旦、旧、由、甲、申、电。其中,目、田属于内相,白、旦、旧为外相,由、甲、申、电则是内外联通之相。其数理为内阴阳,外三焦,内外四象也,则九宫成。

由于这项工程浩大,而且,远古象形文字繁琐而复杂,并且已经在天地人一统属性表达方面流传多年。为了尊重当时的文化习惯,在八类基本笔划的基础上,依据天象二十八宿的定式框架,归纳二划部首二十八个;三划部首依据天罡三十六之数共分三十六个,其中,现代变异增加同类变异八个,共四十四个;四划部首取大数五十,共五十个;五划部首仍为二十八个,合二十八宿数;六划部首三十个,取三旬之变,月之盈缺之数,为三十个;七划应二十四节气为二十四个;八划、九划取十二属相之数;十划,取六气之数;十一划取八卦之数;十二划部首取四象之数;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划取阴阳之数为二,共六阴阳,仍然是十二属相之合;十九划取太极之数为一,乃河图三旋体平衡之数。其用意,在于用文字表达天文地理之奥。设计之巧妙,目标之宏大,可谓人类远古文化之集成。由于商周文化断档的影响,天子文化废天理而不用,加之历史变迁,文字之学与天理文化的渊源被割断。外来语与后人造字似乎成为一种风气。中国文字的发展,进入了一个令人费解的状态。

五、汉字产生之前中国文字的发展史

汉字起源于汉代,所以,称汉字。六书,是许慎对汉字的结构、书写、认识、应用的综合归纳法则。但是,汉之六书、九数,非周之六书、九数;周之六书、九数,也非先天八卦之六书、九数。所以,用汉字六书之学来衡量与研究汉前文字,如刻舟求剑。
文字、语言、知识是人类文化的三焦合一属性。它们在时间属性与空间属性上具有自己的属性个性与文化同步变化的属性共性相互影响与变化过程。无论是语言学、文字学,它们都与人类知识的发展存在密切不可分的关系。
语言与文字,都产生于人类不同时代的认识表达。不同时代的文化,决定了不同时代有不同的语言、文字、知识三焦合一的认识表达体系。任何语言、文字的产生、发展、变化、变革,都不能脱节于人类知识的产生、发展、变化、变革之外。所以,语言学、文字学的历史研究,自然应该也是人类知识发展的一部分。
以汉字六书认识法则的产生为例,它来源于《周礼》中六艺的记载: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在把六书解释为:象形、会意、转注、处事、假借、谐声的同时,也同时把九数解释为《周髀算经》的九章算法。展示了语言、文字、知识体系认识发展的同步属性。
但是,在封建文化垄断时代,六艺只是养国子之道,并不是普及大众的知识。六书、九数究竟是什么?对非国子并不公开传授。所以,它已经不再是文字与语言承载的一般知识范畴。
那么,六书与九数是天上掉下来的吗?
当然不是!因为,人类对世界、宇宙、自然的一切知识,都起源于人类对数学认识过程所产生的进步。而数学认识过程的进步,又来源于人类对数字认识的进步与数字体系的规律探索的进步与发展。
那么,在中国先天八卦的钟鼎文化时代中,人类是如何认识到六书、九数的关联关系的呢?这才是文字探源中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
从这个认识角度来讲,人类的文字诞生,首先产生的应该是数字。而数字的认识过程,应该归结为数数、记数、识数、算数四象认识法则。当人类会数数之后,由于记数的需要,也就产生了数字。在数数过程中,数字有两个内容:一个是表示所数事物数量的字,称为数字;另外一个就是表示所数事物属性的字。古人称为名数或者名字。
中国传统文化在文字符号没有产生之前的史前文明时代,就产生了先进的数数之学。古人称之为垒石结绳之法。并使用了这种方法,通过黑白石头与绳子的关联关系,用河图洛书记载了远古人类在垒石结绳文化时代对数字规律的认识。
河图洛书不是文字,而是一种数字与两种属性关联关系构成的数学知识体系。中国远古先人在文字符号产生之前,就进入了一个用先进的数学方法,来认识世界、宇宙、自然的知识体系。而表达这个知识的载体,虽然不是使用的是符号化的文字,但是,却完成了人类对数字属性认识的最基础理念。
所以,中国文字的产生次序,应该是先有数数、记数、识数、算数的判断逻辑体系,而后,在应用这个知识体系逐步认识世界、宇宙、自然之后,走进天圆地方属性观,向更复杂事物认识的进程中产生的一种符号系统。
连数字的基础认识都没有的人,甚至连最基础的数字都需要拿别人的数字为已所用,自然是无法解读中国文字在汉字诞生前的历史过程。这也是现代采用西方文字研究方法无法探索中国汉字产生前历史的一个根本障碍。
六、当代汉字研究的认识方法障碍
现代汉字的探源研究,称为文字学,是西方现代分科科学中的一个分科。内容是研究文字的起源﹑发展﹑性质﹑体系及其形﹑音﹑义关系﹑正字法以及个别文字的演变情况等﹐是语言学的一个部门。
现代西方科学中的语言学,则是以人类语言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它的研究范围包括语言的结构﹑语言的运用﹑语言的社会功能和历史发展﹐以及其它与语言有关的问题。
而目前在国内进行文字学研究的主要依据,是根据发掘出来的或古代留传下来的遗物和遗迹,来研究古代历史中发现的与文字有关的部分。称为文字考古学。
于是,文字考古学发掘出来的遗物与遗迹中有文字的,就确定为有;而没有古代遗物与遗迹可以证明的传说与史料,则不能认定为有。所以,这种研究方法就使汉字探源的文字学研究完全依赖于文字考古学的成果,成了考古学的一个分支。
由于语言学的研究,只具有空间的广延性和伸张性而不具有时间的广延性,不同的历史时代语言的社会功能又决定于语言内容演变后产生的间隔性。语言过程的发生、发展、终止的持续性表现出来的时间间隔性、顺序性,通过文字考古学是一个根本无法做到的探索领域。所以,不仅仅是汉字的产生是个谜,人类的文字与语言的产生都变成了不解之谜。
这是现代西方分科科学带来的认识方法障碍造成的一种人类现代知识的构成通病。
但是,汉字的研究应该例外。因为,汉字可以确认产生于汉代。它有先秦文字前数千前文字发展的源远流长源泉。而且,将其总结归纳成六书造字原理、字结构形成的方法、认识文字的逻辑与判断技术。更为可贵的是,在汉代诞生了第一部中国文字的大字典《说文解字》。可以说,汉字是人类历史上最早、最完善、最具体系性的形、音、义一体化的文字学理论体系。从它产生后的发展里程上看,经过唐诗、宋词、元曲、至到明清后的白话文,形成了完整的起源、发展脉络。是人类文字史与语言史上绝无仅有的、有丰富的历史遗物与遗迹可以通过文字考古学进一步发掘、验证的一个体系。
由此可以看出,汉字文字学,是一个不仅仅适用于中国文化对其源泉进一步探索与挖掘的知识体系,也是适用于西方现代分科科学挖掘与探索的一个学科。
其实,汉字文字学的研究,用现代西方分科科学的知识构成理念来研究,还是有拿来主义共性的。西方数学,就是拿来阿拉伯数字为已所用,从一个皮亚诺数学归纳法的诞生开始而奠定了西方文化的发展基础。它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数学不同,没有数字从一到九的九数认识过程,也没有说明为什么阿拉伯数字只有从一到九的九个数字。难道,可以说西方文化没有自己的起源吗?还要把西方数学的诞生追朔到阿拉伯的古数学为源泉吗?不能!因为,它并不再属于西方数学的范畴了,而是阿拉伯数学的问题。所以,西方数学的起源,应该定位于从阿拉伯数字被拿来主义之后。
对中国汉字文字学的研究也同样如此。汉字的产生,也是汉代从先秦文字、周商文字、夏殷文字、尧舜文字诸多文字中拿来,归纳出六书的文字结构原则,产生了一种延用到现代的汉字文字体系。所以说,汉字产生汉代的六书归纳法,产生于汉代的《说文解字》字典。这样的逻辑推理原则是非常适用于西方现代分科科学的认识逻辑与哲理的。
所以,采用西方现代科学的研究文字方法,应该把中国汉字的起源定位在产生它的汉代。   
当然,中国人自己对自己的文化追根溯源,寻找自己文化的兴衰因果关系的时候,其中也包括了汉字前文字的产生、发展、演变。但是,这已经不再是单纯文字学探索与挖掘的范畴。它已经走进了一个语言、文字、知识体系一体化综合发展变化的一个新知识体系之中。
但是,非要把汉字的来源追朔到中国远古没有文化的蛮荒时代,寻找第一个文字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岂不怪哉!
于是,中国的洋学者们则认为自己作为专业工作者,就试图通过现代西方科学的途径,采用综合运用考古学、古文字构形学、比较文字学、科技考古以及高科技手段等一些基本方法,进一步对比遍布中国各地的19种考古学文化的100多个遗址里出土的陶片上的刻划符号,试图用西方现代科学中的各种手段对这些原始材料做一番全面的整理,从而爬梳排比出商代文字之前汉字发生、发展的一些头绪。甚至,有的学者或者教授认为,中国现代汉字最早的刻划符号出现在河南舞阳贾湖遗址,距今已有8000多年的历史。岂不是破天荒的大笑话?
应该说那些刻画在陶片上的符号都是字。但是,它肯定不是汉字,也许是殷商字、夏字、或者更古老的文字。因为,用汉字的结构原则与识字方法,已经无法对它再认识了。尽管它仍然属于中国文字序列中的一个发展环节,但是,此字非彼字。它所承载的文化内涵与表达一般知识的内容,已经是又一门综合学科------属性数学所研究的范畴了。
古人不知今日字,今字何以识古人?
七、文学八卦与文学四类
六书,是汉字的造字、写字、识字、用字的原则、方法。它适用于延续使用汉字的现代文字。虽然,这种规则是从秦周字、殷商字中归纳出来的规律。但是,已经是此字非彼字。
文字的变革,是一个不争的历史事实。造字、写字、识字、用字的方法随着时代的变迁,也在潜移默化进行着改变。这种改变从属性角度来讲,可以分为进步的变革与退步的变革两种不同的认识。而研究这种现象的学科,则超越了文字学的范畴,被称为文化。现代科学中也有一门这样的学科,称为文化学,是研究文化现象或文化体系的科学。主要探讨各种文化现象的起源、演变、传播、结构、功能、本质,研究文化的个性与共性、特殊规律与一般规律等。其研究方法,主要是社会调查与理论分析相结合。
汉字知识体系经过“六书”与《说文解字》完善之后,造字、写字、识字、用字也是在持续变革的。从文章表达的形式上来看,汉代流行赋,唐代流行诗,宋代流行词,元代流行曲,至明清就变成了白话文,五四运动之后开始流行散文、杂文,到现代就变成了流行“小品”。而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可以划分为汉字规律的艺术性运用的进步四象,至元曲达到最高的艺术境界。白话文、散文、杂文、小品文则可以划分为汉字规律的艺术性应用退步四象。小品文,则是进入了粗俗、怪态,甚至参杂了污秽土语的取笑艺术。与汉赋、唐诗、宋词、元曲相比,已经退步到汉字应用最低的境地。在这个档次中,文字的艺术性完全变成了一种搞笑的娱乐。
显而易见,文字的流行形式变迁,由进步四象、退步四象形成了一个发展链条,进步与退步之间形成了八卦属性的阴阳变迁。我们把它称为文学八卦。
文学,是以语言为手段塑造形象来反映社会生活、表达作者思想感情的一种艺术。所以,以文字或者语言类形成的作品应该统称为文学。我国现行对文学的分类方式是采用西方现代文学的分法把其分为诗歌、小说、散文、戏剧四大类别。而且,它们之间的关联关系又是分别独立的。可以称为文学学科中的四个分科科学。
文学八卦与文学四类别之间,存在的文字作品分类方式的不同,是中西方文化壁垒的一个重要内容。前者是汉字产生以来时间变化属性与空间变化属性的二合而一发展变化过程展示出来的进步与退步认识,后者是单纯的四种文学类别的分类定式,成为了限定文学表达形式上发展与进步不可超越的定式模式。也就是说,在现代文学分类中,诗歌、小说、散文、戏剧之间是分立的,它们之间不存在结构形式上哪个是进步的,哪个是退步的属性区别与比较,不存在哪种表达方式最具有时代进步性、哪种文学形式最具有展示汉字属性内涵的选择性。
那么,两种不同的文学分类方式,又反映出中西方文化发展的什么样的本质属性?
首先,应该肯定的是,八卦文学与文学四类的两种不同的文学分类,反映了两种不同的知识体系与两种不同的对世界上事物的认识方法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关系。现代西方科学的知识体系,是建立在绝对二元论认识方法条件下产生的一分为二世界观。对任何事物的认识都可以一分为二,把它分别表达为空间数字属性与时间数字属性。但是,却没有办法使它们重新二合而一。在时间与空间的数学领域中,在空间数字坐标系中加入一个表达时间的轴,都是无法做到的。那么,被时间与时间分别认识的一种事物就会产生两种格格不入的矛盾性。所以,西方哲学认为,矛盾是普遍性存在的。除了在哲学上对矛盾的统一性有哲理上的描述之外,在数学范畴与其它分科学科中并找不到二合而一的具体方法。所以,科学就变成了分科的科学,并且越分越多,达到了目前知识“大爆炸”的程度却仍然无法休止。
爱因斯坦虽然发现了相对论,并提出知识圆圈的理论,但是,与在空间数学坐标系上无法加入一个时间轴一样,仍然无法在这个分科发散的知识“大爆炸”中,画出一个属于现代知识范畴的圆圈。所以,至今的西方现代知识体系仍然深陷在时间与空间认识的分立体系之中无法二合而一。因而,习惯于用一分为二的方法来认识文学问题的分类也就自然而然了。
由此可以看出,文学八卦与文学四类的两种不同的对汉字文字作品形式的认识论与方法论,是中西方数学的认识方法完全不相同的原因造成的。
那么,数学与文字作品之间又存在什么样的关联关系呢?拼音文字与象意文字的不同,又与中西方数学基础理论上的差异有什么样的渊源关系呢?
八、汉字的顽强生命力
现代中国把汉字的文字作品分类,等同于西方文化中的四大类别诗歌、小说、散文、戏剧,显然是西学东渐后跟在西方文化后面爬行的一种爬梳逻辑。
汉字起源于汉代。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漫长发展历史中,已经为汉字的产生奠定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丰富文化理念与科学知识。许慎采用了“六书”归纳法,创立了对汉字的《说文解字》。从它产生开始,就已经是一个完整、完善的语言文字体系。所以,在这样一个有浓厚文化底蕴的文字体系产生之后,必然会带来文化的繁荣与昌盛。这也是汉赋之后,唐诗、宋词、元曲后继文字作品产生的根本原因。从这个认识层面上来讲,没有汉字的产生,就没有汉赋、唐诗、宋词、元曲的文学进步。这些文学进步,都是建立在“六书”原则上的汉字,通过平仄对联,在语调上抑扬顿挫,在字意上属性对障,行文简练,寓意深远,而不是一般语言文学所能表达的意境。
西方文学的产生与起源,则与汉字文学根本不在同一个起点上。它的文学产生初期,应该是拼音文字没有出现前的口头文学。产生拼音字母作为记录语言的符号之后,用拼音符号对这些口头语言文学进行记录之后,才有了文字文学。所以,欧洲传统文学的理论分类法,将文学分为诗、散文、戏剧三大类。直至西学东渐后,发现了明清的白话文学,才把小说文学的形式“拿来”作为文化的一种分类。
由此可以看出,汉字对汉文学的影响,是在汉字系统完善后的发生与发展。可以说,它已经真正进入了文字作品的发展阶段。而西方拼音文字对欧洲文学的影响,是在语言文化基础上的文字化,仍然停留在语言文学的水平之上。拼音文字,是真正意义上的记录语言的符号。而汉字,则不仅仅只具有记录语言符号的功能,更深刻表达的是人类对事物形貌与属性认识的数字化内涵。所以,中西方文字的差异,决定了中西方文学发展方向的不同,发展结果的不同。
西方在文字发展的过程中,引发了决定于现代西方科学发展的基础理论创新的文艺复兴时代,暴发了资产阶级领导的民主革命运动。从社会制度与意识形态上都产生了适应生产力发展的变革,奠定了西方科学文化崛起的基础。所以,在短短几百年间,从拿来阿拉伯数字为其所用,西方科学文化就取得了很快的进步与发展。可以说,文字、文学、文艺与人类认识世界的进步、生产力的进步、社会制度的进步都是息息相关的一个大体系。而文字,则是它最基础的工具性根源,在这个体系中起到了容纳百川而一脉相承的作用。
汉字的形成,是对先秦多元化文字容纳百川而一脉相承的一种完善、完整的文字体系。它不仅仅没有引发封建社会制度的重大变迁,反而使封建制度进入了一个更适于文化发展、经济繁荣的特殊时代。所以,才有汉之强大、唐之强盛,元之版图最大的时代。
在汉朝之后的历史中,使用汉字的民族也被外族征服过。元、清两个朝代都可以说是使用非汉字的民族对中国完成了统一。但是,它们最终又被汉字所征服,熔汇到汉字文化的知识体系之中,成为了中国汉字的发展者与继续者。元曲的高雅,可以说是汉字文化的极致;清典的完备,可以说是第二个《说文解字》的详尽。甚至,高丽国、扶桑国虽然说是使用不同的语言,但是,他们也开始使用了汉字。
那么,汉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生命力与征服能力呢?这个问题才是汉字探源所要研究的主题,也是文字学、文学学、文化学研究的主题。
近代,西方列强虽然可以打败封建王朝的腐败统治,但是,文化侵略的西学东渐,却无法征服中国字。虽然,在西学东渐后,有很多文化革命的旗手们鼓吹对汉字的改革,也曾经走进拼音文字化与简体化。但是,历史证明了汉字的顽强生命力。汉字,仍然是世界上的一种最先进、最具有完整体系性、完善的结构性、完美的知识性于一身的顶级文字。红楼名家周汝昌曾赞誉道:“汉字是人类最高智慧的结晶”。


发表于 2019-11-29 13: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吧!登入注册有888大红包赚钱   http://www.w888w888.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