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前古文化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23|回复: 3

甲骨文研究(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18 22:5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周青良 于 2014-6-13 22:30 编辑

十一、
端午之法,是认识世界的一种基本方法。而且这种认识方法从它诞生开始就一直没有偏离人类如何认识空间、如何认识时间这个大方向,就一直没有离开天圆地方的属性相对论。也就是说,端午之法研究的课题,始终是日月星辰在天上的运动变化与人类在地上生存环境变化的关联关系。所以,中国的历法不仅仅可以反映天上日月星辰之间的运动规律性,同时,也可以表达人类生存方式与生产方式与气候、气象变化的规律性。如天上有黄道十二宫,地上有农耕二十四节气;天上有昼夜旦夕的四象变化,地上有春夏秋冬的四季分明;······。中国的历法,不仅仅是一个记载时间的知识体系,同时也是一个人类生存环境的气候变化规律的同步展示,更是人类农耕劳动必需遵循的法则。
那么,这样一个完美的属性、形貌、数学一体化的知识体系,我们的祖先是如何通过端午之术的认识方法来完成的?
在甲骨文中,第二个午字(如前图所示)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呢?
端午是一种中端的认识,它所表达的内容则是从开端到终端
中午的概念形成,是太阳在午时的上午、下午两个“不止之小”的倾倾相反的变化中形成的一条高低位置变化极小的一段近似直线(二动出一静)。尽管它们的高低位置相差比较小,但是,午时三刻中心位置的确定,仍然是可以“日晷”的准确测量得到精确定位的。此时的太阳在天空中的位置最高,它是倾倾相反中的唯一端端正正。故也称中端。
两个相对、相反、相变、相通的属性有一个共同的唯一中端,这是属性认识层面上的一个重大发现。在属性数学中,可以称其为“中端定理”。正是这样一个“端午”中端定理的发现,才使中国古代数学有了长足的系统性发展,形成了中国远古的钟鼎文化。所以,上午与下午形成的中端定理,也可以称其为端午第一定理。
但是,属性中端定理的唯一性,仅仅是在一个上午与一个下午“倾倾相反”的条件下产生的“中端定理”认识。从属性认识层面来讲,端午形成的中端定理是上午与下午的共性。但是,从空间位置确定的形貌位置来讲,它并不是所有日子的上午与下午形成的共性位置。不同日子的上午与下午,又会出现不同的中端位置个性。于是,不同日子的上午与下午形成的中端唯一性研究,就变成了端午之学的继续后继问题。端午第二定理也就随之诞生了。
甲骨文中的第二个“午”字。表达的是一竖上面有两个点,它们的高低位置各不相同。它们表达的都是上午与下午产生的唯一中端位置。一年中天空中太阳最高位置上的点,表达的是夏至日的中午太阳的位置,称为夏至中端;最低位置上的点,表达的是冬至日的中午太阳的位置,称为冬至中端。两个中端之间出现了高端与低端的属性相对性。于是,又得到两个不同的位置运动变化内容划分为两种运动状态。
从冬至端到夏至端,称太阳的中午位置是上升的过程。从夏至端到冬至端,是太阳中午位置下降的过程。而且,无论是上升还是下降的运动过程中,在接近夏至端或者冬至端的时候,都会出现一个“不止之小”的属性变化状态。但是,这种“不止之小”的变化属性,已经不再是倾倾之反之间存在的中端属性了,而是变成了上下之反的新属性内容。显而易见,倾倾之反,可以通过端端正正得到一个中端定理;而上下之反,找到的则是一个最高位置与一个最低位置。可以把它位置高的称为高端,把位置低的称为低端。于是“不止之小”的变化出现了两个“端午”现象,已经没有了中端的唯一性。
十二、
端午认识方法在出现高端与低端两端变化之后,中端认识方法受到了唯一性与不唯一性的新课题挑战。虽然两端现象的形成,仍然可以找到四个“不止之小”的相对变化属性存在。但是,中端唯一属性已经不存在了,它被一分为二成了高端、低端两个不同的属性。
那么,高、低两端的端午现象,应该如何去认识呢?
首先,我们来分析一下中端的唯一性,与高端、低端的不唯一性在属性变化过程中有什么相同与不同。在比较它们的相同与不同之前,我们还要简单介绍一下属性数学中的方圆分形术。
方圆存在相切与相接两种关联关系。方为直折而周。圆为曲而不折而周。方切圆于外,圆切方于内;方接圆于内,圆接方于外。在方圆相对属性的链接体系中,我们还要介绍一个字,它反映了现代汉字与甲骨文之间在方圆分形术中的认识不同。这个字就是正字。
现代汉字中,正为一与止的组合,其意境表达的是一种数理:正止于一。所以,二合而一,三合而一,四合而一,……,皆为正。而甲骨文中的正字,则是:
正.png
显而易见,甲骨文对“正”的概念认识,是一种方圆的变化过程:正止于方。而这种认识则来源于天圆地方论中的“端正中直”四象论。
于是,就可以对“中端”进行形貌认识如下:
上午、下午,都是一种圆周上曲而不折变化的一部分。所以,它的“中端”应该止于方之中正。而甲骨文中第二个“午”字所表达的内容,则是在一个竖直轴上的两个高低端位置的不同。前者是曲而似直,后者是直而不曲。
作为竖直线上的两个位置,自然产生高端与低端的属性差别。在属性几何向、相、象的认识理论中,可以用向来表达直线上两个位置之间的关系的相对性。
高端向低端运动,称为向下;低端向高端运动,称为向上。向上与向下,是一对相对的属性。于是,就形成了一个上下往复运动之象。以低端为起点向高端运动,称低端为起点或者称开端,高端为终点或者称终端;以高端为起点向低端运动,称高端为起点或者称开端,低端为终点或者称终端。
所以,以低端为开端时只有升向,而因为接近高端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不止之小”的变化形貌,升向的终端就是高端;以高端为开端时只有降向,而因为接近低端的时候也出现了一个“不止之小”的变化形貌,降向的终端就是低端。于是,可以得到午的两个运动方向:升向,降向。
冬至,是一年之中太阳午位的最低端。自冬至开始,太阳的午位开始从低端升向高端。所以,冬至是升向的开端,是降向的终端。
夏至,是一年之中太阳午位的最高端。所以,夏至是升向的终端,是降向的开端。
所以,冬至表达的属性变化,为由降向变升向的运动方向更相动薄;夏至表达的属性变化,是由升向变降向的运动方向更相动薄。
这样,就产生了“午”位中端认识法则:倾倾之反,曲变进入“不止之小”端变化后,曲微而似直,止于方正的中端认识。它表达的是曲直的相似性与曲直衔接过程中产生的唯一中端性。
“午”的中端性不是一成不变的定律。它仅仅是一种属性相对、相反、相变、相通的一种认识方法。而且,这种认识方法具有对“午”的可连续使用性。
因此,“午”位的高端与低端认识,变成了端午之法的下一个认识课题,走进了开端与终端的直线认识领域。“端午”的直线认识,是一个升向、降向,高端、低端构成的四象相对性运动变化问题,是由四个三焦属性构成的属性组合,如表所示:
开端
中端
终端
升向
低端
升向
高端
降向
高端
降向
低端
高端
升向
高端
降向
低端
降向
低端
升向
显而易见,甲骨文时代,直线认识是由高、低、升、降四种属性构成的一个四象问题。而这种认识的产生,则来源于“端午”中端认识之后的再认识。所以,端、午、正等现代汉字与甲骨文中的文字结构性都存在着重大的属性结构性差异。而我们通过这种文字结构的差异性,去寻找甲骨文所表达的殷商时代一般知识,则是了解中国钟鼎文化与中国远古文明的一种有效途径。
十三、
端午认识法则中的直线认识,是产生在“午”的“中端”认识基础上的继续认识。它首先要找到一个属性相对、相反变化的一个相通点。所以,对于两个倾倾相反的“不止之小”变化过程来讲,端端正正则是它的唯一沟通点。钟鼎文化把这个属性相对变化的相通点定义为中端。在甲骨文时代,称这个中端为“午”。“午”一定要满足“端”概念中的两个倾倾之反的“不止之小”属性相对变化过程的存在。显而易见这是把“端”“午”两个特定的属性二合而一的认识方法。我们把它称为二合而一的端午之术。
端午之术的继续认识,是高端与低端的一分为二。形成升向与降向的两种不同的运动抑扬与更相动薄。此时的属性变化已经不再是倾倾之反了,而是升降之反形成的两个“不止之小”的属性变通。所以低端具有“不止之小的降向”与“降向不止之小相反的升向”更相属性。高端具有“不止之小的升向”与“升向不止之小相反的降向”更相属性。
这样,升向就由“降向不止之小相反的升向”与“不止之小的升向”组合而成;降向就由“升向不止之小相反的降向”与“不止之小的降向”组合而成。“降向不止之小相反的升向”应该是一个逐渐变大的升向过程,“升向不止之小相反的降向”也应该是一个逐渐变大的降向过程。
简而言之,升向是由一个“不止之大”与一个“不止之小”二合而一形成;降向也是由一个“不止之大”与一个“不止之小”二合而一形成。
于是这里的逐渐变大与逐渐变小,又涉及到一个属性数学中在“司天在泉”理论中的“步、气、位”问题。由“小”变“大”与由“大”变“小”又形成了端午之术的下一个认识层面。这个认识层面中,又出现了两个“午”
午.jpg
(2与4是我们现在讲的两个午字符号表达)
端午认识法则又进入了下一个认识层面。由于其中的理论涉及到属性几何学中的方圆分形术的课程。这里就不讲了。我们只绘制了一个“端”与四个“午”的四象端午术:
甲骨文中的四象端午术.jpg
由此可以看出,一“端”与四“午”形成的属性关联关系是一个方圆属性的关联关系问题。而方圆属性关联关系则是钟鼎文化时代认识天地属性规律的根本方法。
那么,这张图表达了一种什么样的知识体系?端午两个字又表达了这个知识体系中的什么样的一般知识呢?
十四、不止之大的继续可认识性
端午术,是对两个相对、相反、相变、相通属性事物认识的一种方法论。这种认识方法具有四象继续变化的连贯认识性。所以,端午术从第一个上午与下午的中端认识开始,相继又产生了高端与低端的“午”字认识,之后,又产生了四“午”之合一继续认识体系。此时的属性关联关系已经从上午下午的倾倾相反性,变成了升向降向相逆的相反性,然后形成了沿着同一方向运动时的“步气位”变大变小的相反、相通性,进入了“不止之小”到“不止之大”属性运动抑扬、更相动薄的认识阶段。
也就是说,世界上的所有属性,不仅仅“不止之小”存在属性相对、相反、相变、相通的属性端午性质,而且“不止之大”仍然存在一个相对、相反、相变、相通的可认识过程。
甲骨文,就是对端午术认识方法形成的知识体系的一般知识进行表达而产生的文字。甲骨文中的“大”字,不是现代汉字的一横与一撇一捺构成的,如图:
大字二式.jpg
大字在甲骨文中有两个,它们都是由两个斜直相对于竖构成的。但是,其下部的结构并不相同。其中的原因,隐藏着“不止之大”继续存在属性的变化性。甲骨文中的“大”字所表达的认识,并不是一个属性的相对、相反、相变、相通的“端午术”的终止,而存在继续相对、相反、相变、相通的运动抑扬、更相动薄。
从端午的“一端四午”结构图中可以看到,四个“午”字,每个“午”字都表达了一对属性的相反、相变的相通性。这样,四个“午”字所形成的属性结构体系就应该有八个不同的属性结构构成。八个属性两两相对、相反形成四象,四象两两相变、相通形成阴阳。
因此,通过对甲骨文所承载的钟鼎文化时代一般知识内涵的研究和认识我们可以知道,钟鼎文化时代的中国人把端午之术划分为两个可线性认识的知识体系:一个是“一端四午”的五行学;一个是太极生阴阳,阴阳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先天八卦知识体系。它们都是“端午术”在天圆地方、周天历度两个发展阶段之后被归纳出来的简易认识世界的认识方法。
钟鼎文化时代的中国人,把“端午术”也称为五五之术,或者八卦术、五行术。为了纪念这种认识世界的方法被发现,以五五之数作为纪念“端午”的节日,于是就形成了在农历五月五日过“端午节”的习俗。
甲骨文所表达的钟鼎文化时代的先天八卦术与五行术,都是继续认识世界的一种方法论。它们都不是一种封顶的静止规律,先天八卦仍然存在四版本的继续变化性,五行也有六气、七阶的继续变化性。所以,那个时代把太极、阴阳、三焦、四象、五行、六气、七阶、八卦、九宫属性结构认识方法体系统一称为“九数”之学。而甲骨文作为这个知识体系的一般知识的表达所形成的文字能力,则是与这个知识体系的内容是息息相通的。所以,我们通过对甲骨文所承载的一般知识内涵的深入挖掘和探索研究,可以进一步来认识钟鼎文化时代的知识体系,也可以通过这个知识体系的重新被认识来更确切地解释甲骨文。甲骨文与钟鼎文化知识体系一体化的探索与挖掘,会使我们对中国远古文化的挖掘与探索有了更可靠的方法。甲骨文可以作为这个知识体系存在的佐证。而这个知识体系的继续被认识,则是正确解读甲骨文的一个正途。无论从“物证”论还是从知识发展过程论来讲,都是有据可查,有字可证的。
商周文化断代是一个不争的历史事实。在甲骨文没有被发现之前,中国人一直把《易经》作为中国文化的源头。甚至认为,《易经》前中国没有文化,没有文字,没有科学技术理论体系,更没有认识世界的科学方法。现在,我们通过对被发现的甲骨文,证明了《易经》之前中国不仅仅有文化、有文字,而且,还有一个更先进的科学知识体系的存在,有更先进的认识世界的科学方法存在。
那么,我们又应该正确的评价《易经》后天八卦时代的文化与甲骨文时代的“端午”文化呢?
十五、
端午术,作为人类认识相对、相反、相变、相通属性事物的方法,经历了一个从中午的“中端”认识开始,走进“高低两端之定、升降两向之动、大小两止之变”的“一端四午”的体系性认识继续,形成了定、动、变、通一体化认识自然事物变化的一个方法体系。
这个知识体系是没有顶端的、可无限连续认识下去的一个永恒变化的相对属性结构。它就如同一个知识的大圆圈,在端午“不止之小”倾倾之反与端端正正的属性不断变化中,知道的越多,这个圆圈也就越大,最后,就变成了天圆地方的知识体系。因此,古老的天地方圆理论是一个永远相对变化的属性、永远也不存在认识的终结性。而只要知道了端午变化的认识方法,就会走进时间与空间统一的世界观,继而走进所有时间与所有空间统一的宇宙观,直至走进所有时间与所有空间不断运动变化的自然观。这是古老的周天历度理论所要表达的内容。
端午术的认识方法形成的方圆相对知识体系,与爱因斯坦的知识圆圈论颇为相似。爱因斯坦认为,“知识就是以自己为圆心画一个圆圈,知道的东西越多,这个圆圈就越大,不知道的也就越多;知道的的东西越少,这个圆圈也就越小,不知道的东西也就越少”。爱因斯坦这一部分的论述,与中国端午之术的方圆相对论是很接近的。
但是,爱因斯坦在后面所作出的结论,则让人莫明其妙!他依据相对论认为,“当什么也不知道的时候,就没有什么不知道的了”。那么,如果依据相对论原理,也可以得出“当什么都知道的时候,也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的结论。
显然,爱因斯坦最终又走进了无所知与无所不知的极端绝对认识论,把知道与不知道的问题又变成了一个可以定式化的结论。
端午术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并不一致,它永远也不存在认识的绝对极端化。无论它“一步一气一位”的变化到多么小,总有比它更小的存在;同样,无论它“一步一气一位”的变化到多么大,总有比它更大的存在。所以,先天八卦的四版本继续变化有阴阳两势:一个是向内变化的“不止之小”,一个是向外变化的“不止之大”。“不止之小”表达知识在认识方法的正确性中可以无限细微化;“不止之大”表达知识在认识方法的正确性中可以无限广泛化。如同天圆地方理论一样,永远是一个四象变化的属性链接关系所展示出来的无休止性。
《易经》的著者把后天八卦作为一种不再变化了的定式,认为这种定式就是天数天命的概全表达,称为“天授之书”。周朝的统治者把自己称为天子,化身于天授君权的“天人合一”。这是由钟鼎文化时代进入封建文化时代的一次“封建文化大革命”。在这次革命中,文字改革与钟鼎文化向封建文化的改革则是它的主要内容。端午术的相对认识知识体系与表达这个知识体系的甲骨文字,自然都是这场“封建文化大革命”的主要“革命”内容。
因此,可以断言商周文化断代了两个内容:一是端午术,二是甲骨文。甲骨文的失传与殷商知识体系的失传应该是同步发生的事情。它们都与封建文化垄断相关,都与封建社会制度与文化体系的建立及完善统一性有关。知识体系与文字,与社会制度以及统治者需要的文化内容是息息相关的。愚民还是智民,是封建社会制度与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根本区别。而让老百姓有什么样的知识,是普及绝对化一分为二的二元论知识体系,还是普及相对论二合而一的认识世界方法,则是现代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不同教育方向。
由此可以看出,甲骨文与端午术在封建社会制度产生的初期被失传与断代,也是历史发展中的一个必然过程。在这个历史时期,世界上的四大文明古国的古老文化,几乎同时遭遇到这种历史变迁的相同命运。但是,中国与其它文明古国不同的是,我们发现了商殷文化时代的甲骨文,使这个被历史泯灭了的时代,变成了可以通过甲骨文被发现后所展示的文字证据确凿证实。并且,可以通过甲骨文字对这个知识体系的一般知识的表达能力,使深入探索它、广泛挖掘它成为一种人类重新认识钟鼎文化知识体系的可能。
重新认识远古钟鼎文化知识体系的重要性,在于寻求人类从“大初”天地混沌未分之前的蛮荒时代,如何产生最原始的朴素认识论与方法论?从太古时期的知识蛮荒无知,到“大本”认识的混沌初开产生过程,是什么样的认识方法,使“大本”的根本认识,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变成人类认识世界事物的基础?
甲骨文中的“大表”、“大卜”,都是不再常用的字。但是,甲骨文中“大”字为什么有两种写法,而“小”字却只有一式?它与“一端四午”之学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十六、
刻字文字,在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陶瓷器时代、青铜器时代、甲骨文时代的五个时代中,是一脉相承的发展过程。
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考古出土的器物上发现大量刻画符号和部分原始文字,辽宁盘锦市发现的青石板上刻画的符号群,都足以证明,中国远古时代存在一个漫长的刻字文字的历史发展过程。在“物证考古”的逻辑下,迄今为止,已经把中国有文字的“物证”历史向远古时代推进了一千余年。3600多年前就有了甲骨文,5000年前就有了石文、陶文。
但是,石文、陶文、甲骨文等,它们都不是中国最早的文字,也不是中国人第一个发明的文字符号。
因为,一种文字能在一座古墓中被挖掘出来,能够证明的恰恰是它被普遍的使用性与广泛的流行性。而这一普遍使用性与广泛的流行性,与发明第一个文字符号的时间之间,除了发明人与使用人之间传播它的时间因素之外,就是被广泛接受的认可性。所以,最具有普遍使用性与广泛流行性的文字,一定是最科学、最容易被人接受、最具有人类思维理念表达、具有时代最先进性知识的表达能力的东西。
文字作为语言符号的作用之外,一定最具有表达一般知识的特殊能力。因此,任何被流通的文字,都有其知识精华之所在,都有表达这种知识精华的特殊结构性。越是优秀的文字,就一定有它源远流长的历史,它可以承受历史的篡改与磨难而流传至今;越是优秀的文字,一定有它博大精深的知识内涵,它可以通过深入挖掘与整理,作为继续探索人类祖先遗留下来的知识宝藏的有利工具。
2013年7月6日,来自全国的古文字研究专家们齐聚浙江平湖,现场对庄桥坟遗址出土的这些符号进行论证。出土的石钺见下图:
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石钺.jpg 浙江平湖庄桥坟出土的石钺正面.jpg 浙江平湖庄桥坟出土的石钺反面.jpg
专家们认为,庄桥坟遗址出土的符号确为良渚原始文字,是迄今为止在我国发现的最早的原始文字。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组成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张忠培表示,庄桥坟遗址所有出土文物是真实而有科学依据的。
徐新民根据刻画的痕迹在纸上描下了这些符号,就看得很清楚,那些单个的符号很像一件件事物,比如旗帜、鱼虫等。还有连接在一起的6个符号较简单,每个符号的笔画不超过5笔,有两个像现在的“人”字。
为何会有如此判断呢?徐新民表示,如果是普通划痕的话,一般整个石钺表面都会出现,而不会就集中在某个区域。另外,普通划痕不会如此规整。“最主要的是,这连在一起的6个符号,其中有3个是相同的,这明显是表达某种意思的一句话。”徐新民说,这些古老的文字,正如甲骨文一样,是象形文字,不是会意文字。
据介绍,出土的两件石钺上的原始文字除正面的6个字笔痕较浅,风格略有不同外,其余字刻的方法基本一致,说明其刻字方式和笔顺较为规范。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专家、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欣喜地说,这些原始文字不像其它单体刻画符号那样孤立地出现,而是可以成组连字成句。
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等专家表示,该发现对研究中华文明的进程具有极为重要的学术意义,对研究中华文明进程中的社会结构形态和模式有着相当重要的价值
也就是说,与会的专家与学者们虽然都是中国文字考古的权威或者说是鼎级学者,但是,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上面的一个字。只说六个字中有两个字像现代汉字中的“人”。
那么,现代汉字中的“人”就是远古5000年前石文中的人吗?
人.jpg
各位与会的学者都是研究文字的专家,以上的内容不可能不知道。那么,把五千年前在石钺上刻画的“人”形符号解释为现代汉语中的“人”字,有没有数千年的文字变迁过程说明与合理解释呢?如果讲不清其中的道理,只作今昔主观简单推理,“物证”学进行文字考古的研究,岂不可笑而荒唐?
但是,通过钟鼎文化的端午术与垒石结绳、河图洛书、天圆地方、周天历度的钟鼎文化知识体系的发展过程,可以找到这个时代文字应该表达的一般知识内容体系;再通过文字与一般知识的表达能力,就可以合理解释这些符号的意境。
十七、
王懿荣发现甲骨文,是因为王懿荣认出了甲骨上刻的符号是古代的一种文字。虽然,王懿荣不能完全认识甲骨上所有文字都表达什么样的文字意思,但是,他能说出他认识的甲骨文字与汉字产生前篆书等字体系统的关联关系。而且,能清楚的找到甲骨文字之后的文字变革中各种字体、字型之间的变化次序。所以,甲骨文是中国《易经》前确确实实存在的一种文字体系的论证很快被全世界所公认。并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研究甲骨文与它所承载的知识体系的探索热潮。
王懿荣对甲骨文的发现与认定方法,是中国古文字研究历史上的一次认识上的突破,是对西方文字符号“物证”考古学认识理念上的一次冲击。因为,中西方文字体系不同,中国的汉字不同于西方的拼音文字。所以,西方的“物证”文字考古,可以从找到第一个字母开始,就确定有了拼音文字的存在。因为,拼音字母与语言的关系是直接的,而不同于中国文字中的语音表达的复杂性。
也就是说,拼音文字认识了拼音字母就可以读出字音。而中国字则首先要识字。识字的内容又包括语音、字义、属性、形貌、数字等多种构成的统一认识。应该说,文字对知识体系的表达能力是中国方块字所特有的,而拼音文字却不具备。所以,中国文字的探源,要比西方拼音文字探源要难许多。它们不是一个认识层面上的问题,同样也不是一个认识方法可以解决的问题。这正是甲骨上的文字被中国人当成中药“龙骨”吃了数千年,却没有一个人说刻在甲骨上的符号是中国《易经》前文字的根本原因。
可见,王懿荣对甲骨文的发现,对中国人与外国人来说,都是一种思维理念上的突破。对中国人来说,它突破了《易经》是中国文化源头的封建文化垄断。对外国人来说,它突破了西方文字“物证”考古学中,以第一个文字符号的发现作为文字产生认定标准的唯一法则。文字不是物,它是一种符号。而且,这种符号具有对一般知识的表达能力。“一般知识”与“表达能力”都不是物,也不是“物证”可以证明的东西,它需要人来认识。而且,这种认识还要被大家共同来接受,成为大家的一种共识。王懿荣与甲骨文的后继研究者们做到了这一点,甲骨文才取得了被全世界的公认。
所以,对照甲骨文被发现与被认定过程,浙江文物考古研究所发布的“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考古重大发现有以下不妥:
一是,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大量刻画符号确为属实。但是,发现部分原始文字,却没有证据可以证实。因为参加论证的所有关专家,没有一个人认识其中的字,也说不清楚这些字表达知识内容,更没有专家对这些符号表达一般知识能力的认定。
二是,仅仅凭石钺上刻画的符号与石钺产生的年代,就断言大约在距今5000年前,良渚先民就开始使用文字。显而易见是缺少这些符号被使用证据的假设。
因为,符号与文字的根本区别,就在于文字是对一般知识的表达而不是特定表达事物或者事件的一种符号。作为符号而言,它只是记号或者标记,对一种特定的事物表明或者标志。如音符,只是乐谱中用以表示音的长度的符号。而文字虽然也是记录语言的符号,但是,它仅仅是对拼音文字而言的。对于中国方块文字来讲,它除了形、音、义的内容之外,还涉及到一般知识的起源、发展、性质、体系等内容的表达能力问题。所以,作出最早文字的认定,一定要与谶符、灵符、冥符、神符、巫符……等符号区分开来,需要有理有据的说明与论证。而在没有这方面任何论证的前提下,仅仅凭几个专家的个人主观认识就作出是迄今为止在我国发现的最早的原始文字的结论,显而易见是不妥善的。它需要象王懿荣水平的人来完成对这些字的认识过程。
十八、
原始符号与原始文字相同的,是因为它们都产生于原始时代,距离现代比较遥远。
那么,什么是原始呢?
原始在汉语中有三种解释:一是最初的,开始的,本原的;二是最古老的,未开发的,原生态的;三是推究本始,原始要终。
所以,在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中挖掘到的出土文物距离现在五千年之久的时间来看,定位于原始是完全应该的。但是,它必需要有一个推究本始,原始要终的过程。
那么,符号与文字哪个更原始呢?
显然,符号与文字是有不相同的。符号不一定是文字,但是,文字必然是符号。不是所有的符号都是文字,但是,所有的文字却可以统称为一种符号。不能见到符号就说它是字,这样会产生一种认识论上的笑话。如《红楼梦》中,贾宝玉有一次去看林黛玉,林黛玉正在看一本书,贾宝玉也近前一看,却一个字不认得。于是,问林黛玉看的什么书,林黛玉告诉他说是琴谱。贾宝玉不会弹琴,自然看不懂琴谱中的符号。曹雪芹用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说明了符号与文字的区别。并讽刺了哪些见到符号就认为是文字的人。
中国的古文字专家们云集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对出土文物上的符号一个也不认识,就与贾宝玉一样,说它是文字,岂不荒唐可笑?
原始的文字肯定是一种符号。但是,原始的符号却不一定是文字。因为,文字是一个时代一般知识表达能力的公众统一性认识符号。而单纯的符号则是个别事件的记号,或者个别事物的记号。符号是局部或者个别属性的表达,而文字则是广泛共识的统一。它们的使用范畴是不同的:文字具有整个社会使用的共同性;而符号则最多也只是行业或者特定范畴的使用性。
由此可以看出,文字是一种高级的符号,符号则不是一种低级的文字,而是在特定行业中使用的专业符号。尤其是在古代中国,特定符号的范畴已经形成了谶符、灵符、冥符、神符、巫符……等众多符号体系。
符号与文字具有相对的变化性。如医学用的阴性与阳性的符号:♀、♂。它们原来就是属性数学中的字。一个是表达“有个无十”(♂),表示有阳无阴;一个是表达“有十无个”(♀),表示有阴无阳。二阳之合(♂+♂)而为竹,二阴之合(♀+♀)而为草,阴阳之合(♀+♂)而为木,二阴二阳之合而为林,多阴多阳之合而为森。
符号之间具有文字的“大本”结构性。
什么是“大本”呢?
汉语解释为:根本、事物的基础。
那么,汉字的根本是什么呢?什么是文字的基础呢?
笔画、字根、字元、部首,它们都是构成汉字的基础符号。而且,这些符号的产生,都与人类认识到形貌、属性、数字所产生的符号性有关系。有的笔画符号是字,也有的笔画不是字;有的字根也是字,有的字根不是字;有的字元也是字,有的字元也不是字。它们与数字一样,有数码符号与数字两种不同的构成形式。
所以,文字与符号的辨别,就变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它要从属性符号、形貌符号、数字符号、语音符号形成的的六种不同结构性来对一个文字的内容进行认识。钟鼎文化时代把这种认识方法称为“六书”。
“六书”有两种知识结构内容:一种是属性、形貌、数字、语音形成的“六书”关系,也称为“音义六书”;另外一种是笔画、字根、部首、字元形成的“六书”关系,也称为“符箓六书”。中国文字中一个字的合成,通常具有“音义六书”、“符箓六书”的二合而一结构性。既可以偏重于属性、形貌、数字、语音内容的表达,也可以偏重于笔画、字根、部首、字元的内容表达。所以,它具有属性、形貌、数字、语音,笔画、字根、部首、字元八种符号元素随机组合的八八六十四种变化内容。从这个认识层面上来看,先天八卦四版本的继续变化内容与六十四卦知识体系的产生,应该与中国文字体系的发展过程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所以,钟鼎文化时代的文字应该是与先天八卦知识体系的一般知识表达存在不可分割的渊源关系。钟鼎文化时代的文字体系,也是通过对这个知识体系一般知识的表达能力的逐步提升而完善发展起来的。
这样,我们就找到了如何认识中国古代的文字与划分古代的符号的一种方式与方法。尽管有许多字在现代汉语中已经被废弃了或者改变了它的结构性。但是,我们仍然可以通过这些认识方法重新认识它。
十九、
认识上古的文字,首先要掌握一套区别符号与文字的方法。但是,这种方法又不是一个固定的标准法则。它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知识体系发展过程中又是变化的。
如上文中举证的“♂”、“♀”两个符号,在现代汉语中已经不是字了。但是,它仍然保留有阳性与阴性属性概念的完整表达。而在远古人类刚刚认识数字的时候,它们肯定都是字,表达的是个与十之间的进位关系。“♂”表示“有个无十”的有限“九数”的可直接认识性;“♀”表达“有十无个”的数字无限轮回性。
还有,“十”字符号在甲骨文中为字,表示“甲”字。用“甲”字替代了“十”字之后,到现代,“十”则为算术中的一种运算符号表示加。而在更远古的文字中,“十”与“乂”都是数码中的数字符号。
举这些例子,就是想说明中国字形成过程中的一个道理:在不同时代的知识体系发展过程中,符号与文字存在一个相对变化的过程。符号可以变成文字,文字也可以变成符号。
那么,符号与文字之间的变化有没有规律可以认识呢?
从“十”与“乂”的符号到字的变迁,再由字到符号的变迁过程中,可以找到一种规律的存在。如下表所示:
时代
端午时代
甲骨文时代
现代
表示端端正正
甲,表示首个第一
算术中表示加
表示倾倾之反
安,表示太平无事
算术中表示乘
符号与文字
形貌符号
文字
算术运算符号
端午文化时代,是中国远古文化中的一个重要时代。它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起源与根基最早形成的原始时代的知识体系的启蒙标志,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太初”时代。“太初”也称“大初”,表达人类对天地未分之前的混沌意识,如何通过属性的相对性认识方法找到了认识世界的起点。然后,从这个起点开始,逐步通过垒石结绳、河图洛书、天圆地方、周天历度四个漫长的太古文化时期,走进了钟鼎文化时代先天八卦为核心的“九数”认识知识体系。
所以,太古时代的符号产生,应该是人类对天地间存在事物的一种形貌认识表达。它所表达的内容可以分为四个方面:象形描述、象性描述、象数描述、直观认识结果描述。表达这些所用的符号,可以分为四类:形符号、性符号、数符号、认识结果符号。
“十”、“乂”两个符号,显然是端午术对时空的一种最初始认识结果符号。它与用黑白石头表达的性符号、绳子表达的形符号、“指码”或“石头码”表达的数字符号的原始符号体系来相比较,则是更先进、更简易的一种创新。所以,自然会产生对原始的实物符号体系产生了认识变革,形成了新的数符号体系:〡、〢、〣、〤、〥、〦、〧、〨、〩、十。从而,使数数、记数、识数、算数从指码、石码的原始表达,进化为数码符号化表达。
从这一点来讲,人类最早认识的符号,应该是数码符号。而数码符号的可组合链接性,则为符号由单一表达的孤物独识走进属性的更相动薄形成格物致知的认识体系,为符号的可组合性形成词概念奠定了理论结构基础。所以,初期的文字都是具有可词组合的特定属性。
文字可进一步词组化,继续通过相对、相反的符号组合,表达人类认识到的自然世界中的定、动、变、通。而符号则通常只是孤物独识的标志性、记号性表达。
这样,对古代文字与古代符号的判断就产生了第一个标准:可以持续组合成词、成句、成文章的符号就是字,而不可以持续组合表达新内容与标志的字就会蜕变成为一种符号。
依据上述这个标准,对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挖掘出来的石钺上所刻的六个排列整齐的符号,我们可以鉴定它是文字。所以,我们说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发现了迄今5000年的古代文字是有科学依据的,是符合中国远古文字与符号之间的产生法则的。
但是,这六个字的组合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呢?
中国的文字学家们云集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却没有一个人能认识5000年前石钺上的文字。
那么,没有人认识这些字又产生了什么样的结果呢?
应该说,断定这上面的刻画是符号还是字还需要有第二个标准。
因为,2+2+2+,2×2×2×,同样是六个可以相组合的符号。但是,它们不是字与词,而是数字与运算符号的组合。因此,在第一判断标准成立条件下,仍然不能肯定这些5000年前的刻画条纹组合是符号还是字。
二十、
符号的可继续组合性与文字的可继续组合性是符号与文字的共性。也有符号的不可组合性与文字的可组合性的个性事件。而且,这些事件通常都发生在某些特定领域,符号的意境表达甚至比文字更简单。如现代交通法规中,符号表达就成了主要内容,而文字表达相对就比较繁琐而不直观。如单行线,只画一个箭头,禁行线就画一个乂。……。又如大家在上学时,都熟悉老师判作业或者试卷上的“×”、“√”对错符号。但是,它们只是符号,不是文字。而且,不具有相对的组合性。它们都属于文字与符号判断的第一标准范畴中的事件。
而符号的可组合性与连续组合性的表达,通常在数学范畴与音乐范畴是比较常见的。音符与数字运算符号的组合则变成了一门专门的特殊知识学科。
那么,在这些特殊的可组合符号与可链接符号中如何来分辨哪些是文字,哪些是符号呢?
显而易见,这个问题的提出,对西方拼音文字来说,是一个无法理喻的难题。因为,对西方拼音文字来讲,字母就是表达声音的符号。文字与词,都是通过字母的组合来进行同规则进行表达的。所以,西方文字学考古的标准完全可以应用“发现第一个字母”存在的年代来确定文字产生的年代。因为,拼音字母就是记录语言的符号。有了记录语言的符号也就有了文字。现代的中国文字学家们,跟在西学东渐后爬行了百余年,延用这种判断逻辑来研究中国远古文字的发展史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正因为这个缘故,中国文字考古学家们除了使用西方文字考古学的唯一标准之外,能应用是否成句来判断文字与符号区别的人已经很少了。
但是,依据第一判断条件并不能得到对中国文字属性的最后确定。因为,很多特定范畴的符号也是可以互联成句的。如音乐中的一段完整旋律表达也称为乐句,算术中的算式在需要连续多算式计算的时候也称为算句。如果对文字并不认识,就无法证明它究竟是文字还是音乐的乐句或者是算术中的算句。
显而易见,中国文字考古学延用西方文字考古学的理论与标准,不仅仅得不到满意的结果,就是西方人也同样会提出置疑的。它们的置疑并不是置疑用它们的符号年代鉴定方法对中国古文字的不适用性,而是嘲笑中国人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祖宗留下的中国字,“数典忘祖”,只知道《易经》后历代封建王朝留下的“故纸”之学,却对《易经》前的中国文化知识体系一无所知。
《易经》前中国有没有文字?有没有文字发展史?通过甲骨文的被发现,这个问题已经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但是,这个文字体系所反映的知识体系却与《易经》后的篆书文字存在巨大的差别。从文字发展史来看,它们之间是不断进步了,还是定式的退化了呢?则成了商周文化断代深入研究来解决的问题。
文字改革的进步性是在不断完善对其一般知识表达能力的过程中形成的。符号与文字之间的关联关系也是在不断变革的进程中相对、相变、相通的。象“十”、“一”、“×”、“÷”在上古时代都是数字或者文字。最后,又变成了可以跨越语言文字障碍,成为全世界通用的一种数学运算符号。它们又经历了什么样的一个历史过程呢?
要想知道“十”、“一”、“×”、“÷”在哪个历史时期是形貌认识的一种符号,哪个时期是用来表达数码的字,哪个时期是表达什么意境的文字,哪个时期又变成了算术中的运算符号?则不是西方文字考古学与跟在后面爬的中国当代文字考古学家们所能作到的事情。因为,他们不了解《易经》前中国属性文化发展史,更不了解中国的属性数学是如何产生与形成的。所以,他们也不会认识不同时代的远古刻画痕迹哪些是字,哪些是符号,只能跟在西方文字考古学后面爬。见到符号就说发现了中国远古文明,就说发现了中国最早的文字。这种把文字的知识性与符号的标志性、记号性混淆为一谈的奇怪现象,在西学东渐一百多年来,则变成了中国传统文字考古学中的指导思想与必需遵循的原则。而这种思想原则恰恰是停留在动物所共同具有的最低级层面上的认识论与方法论。如同狮子在它的领地周围撒尿用气味作出标志,狗与狐狸在它走过的路上撒尿作记号以辨认回巢穴的路,……。这些难道也可以说发现它们的这些符号之后就结论说它们也走进了文明?
人类的文字是与人类的知识体系密切相关的。中国的文字是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知识体系密切相关的。商周文化断代已经让中国人远离了甲骨文两千五百多年,先天八卦与后天八卦的知识体系变迁,已经让现代人无办法完全读懂甲骨文。其根本原因,就是我们一直把《易经》作为中国文化的源头,而对《易经》前的钟鼎文化时代与先天八卦知识体系已经一无所知,不知道产生于这个时代的知识体系是如何能够表达这个知识体系中一般知识的文字所表达的知识意境。尤其是5000年前,中国文化知识体系都包括哪些内容?文字对这些内容又是通过什么样的表达能力对它进行的表达?
去研究这些具体的问题,才是我们可能认识这些文字的最起码条件。而不是凭权威的职务高低一锤定音。
所以,学过先天八卦四版本继续变化与学过属性数学端午术的学者,都能认识这些字。而没有学过这些学科内容的专家们,对自己不认识这些字只能找一个借口,说它们与甲骨文不是一个文字体系。
二十一、
表达语言中的一个声音的符号,称其为声母。用声母组合成的一组复合声音符号,表达的是语言中的一个字或词。单纯使用复合声音符号构成的字或词,称为拼音文字。
汉字不是拼音文字。但是,它也是用各种不同符号组合构成的字。它由笔画、字根、字元组合成字。无论是笔画、字根、字元还是字,均具有形、性、音、意的一体化表达内涵。
笔画通常是一笔可以书写的符号,有八种:横竖、撇捺、点折、弯勾。
字根通常是两笔划以上组合成的字符。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继续作为独立符号组合使用。17、26、35、44
字元是字的最后组合形式。它可以是一个字根构成,也可以是两个字根或者多个字根构成。在字元构成字的组合层面上,它仍然遵循着一个字元字、两个字元字、三个字元字、多个字元字的构成法则。这个组合法则可以归纳成一种数字多层次多进制的组合来认识它:
笔画组合成字根,是八笔画由一到二产生六十四种组合,再由六十四到更多的组合法则。
字根组合成字元,是由六十四种二笔画字根的再组合开始,进行二字根组合、三字根组合、并持续进行多字根组合。
字元组合成字,是由上下、左右四象的方位性进行的。或者上下合一,形成左右二分的二字元组合;或者是左右合一,形成上下二分的二字元组合;或者左侧上下合一,右侧上下一分为二形成三字元组合;或者右侧上下合一,左侧上下一分为二形成三字元组合;或者上部左右合一,下部形成左右二分的三字元组合;或者下部左右二合而一,上部左右一分为二形成三字元组合;或者上下左右各为一个字元形成的四元组合。字元的基础组合方式,在四元组合中,产生了唯一的一种组合结果。即,四元字组合的唯一性,三元字组合的四象性,二元字组合的二向性。
中国方块字的笔画组合成字根,可以表示为由八笔画组成六十四二笔画字根开始的属性继续组合的字根变化过程。字根组合成字元,也可以表示为由六十四种二笔画字根组合开始的属性继续组合字元变化过程。而在字元组合过程中,则出现了四字元组合成字的唯一结构性。
显而易见,中国文字的产生,是在遵循一种数学组合规律,完成了一种数学组合逻辑所产生的一种唯一组合程序的认识方法。这种数学逻辑,表达了远古钟鼎文化时代人类对世界的一种认识方法。文字不仅仅是这种认识方法的说明与表达,而且,更能恰如其分地表达人类对所要认识事物观察认识得到的一种属性认识结果。从这个认识层面上来讲,中国文字从垒石结绳时代的石文、绳文,再到钟鼎文化时代的钟鼎文、甲骨文的进化历程,反映了中国属性数学在二元认识论的原始世界观条件下,通过先天八卦的属性关联关系体系的挖掘与探索,通过“端午术”形成的“三焦八卦论”,走进了四象合一的新数学理念的进步过程。
甲骨文形成的时代,是中国属性数学知识体系通过垒石结绳、河图洛书、天圆地方、周天历度四个发展过程之后,形成的表达属性数学由绝对二元属性观,通过方圆链接关联关系形成的八卦理论,经过三个不同数学组合层面的连续认识之后,进入了一个唯一属性结构的认识领域。这个领域在文字符号中的表达,可以用上下合一、左右合一的二元相对性来进行相对性因果关系的表达。这样,就形成了绝对二元论被二合而一认识的一种新方法。我们把它称为四象合一认识方法。
四象合一认识方法,对于自然界中客观存在的相对属性构成的变化过程,必需具有“一端四午”的属性端午认识法则为产生它的基础。
在甲骨文中,四个字元,上左、上右、下左、下右四象结构组合成一字的现象并不少见。它表达了“四象成字”的文字结构原理。而且,这种四象成字的方式正是钟鼎文化时代属性数学对事物认识的一种法则,即,“四象成物”。
“四象成物”,是认识“万物皆数”的一个最原始的起点。因为,每个四象组合都会出现组合形式的唯一性,这正是“四午一端”动静观的最原始认识方法。
《周易》八百年封建文化垄断之后形成的商周文化断代,把甲骨文及其端午术所表达的属性数学知识体系彻底隔断了。记载先天八卦的《连山》、《归藏》也因为文化的变革,变成了禁书。别说没有人敢在封建文化大革命中保留下来记载先天八卦的《连山》、《归藏》,就是有人珍藏了甲骨文记载先天八卦的《连山》《归藏》,后世人也会因为甲骨文的被废弃而没有人可以解读了。
但是,我们却可以从汉字的结构中,发现汉字结构的属性数学理论和方法知识体系,可以从汉字的结构性中挖掘与探索产生先天八卦的属性数学知识。并且,通过这样一个一般知识表达的甲骨文被发现后,这种研究就成为了一种可能。甲骨文的科学性被属性数学理论和方法而重新被认识,也必将成为震撼世界的一件特大新闻。
二十二、
甲骨文,是在表达属性数学中的八卦具有持续的四象变化性规律形成的一般知识;是在表达先天八卦四版本持续四象变化的“一端四午”认识论与方法论;是钟鼎文化时代一般知识在文字语言中的表达。
文字是语言表达的基础单位。一个字有特定的语音表达。
但是,中国字与拼音文字不同。拼音文字是通过一组音母组合形成的拼音组合。它除了表达这组音母与其它的不同之外,并不表达字母与字母组合所反映的认识意境。所以,离开字典,或者未经人作出语言上的解释,你是无法理解这组字母其中的含义的。而依据拼音的通用规则,把字母组合的字读出声音来,则相对容易的多。因此,在语言文字的识别程序方面,拼音文字识字则相对容易一些了。
甲骨文则与拼音文字不同。遇到一个生字,读出字音来,则相对难一些。但是,理解它的字意,则相对简单了一些。如一表示平、丨表示直、撇捺表示“倾倾相反”、……。所以,太阳从地平线上出来的时候,就是“旦”,表示早晨。太阳运动的方向性被称为“晌”。晌被分析成前晌、后晌、正晌之后,就有了认识时间的尺度。因此,太阳在天空中“晌”变化的过程,就形成了最初始的时间认识。太阳在天空中运动的过程就称为“昼”。时间的产生,就是自“端午术”对太阳运动方向“晌”的认识过程中在“日晷”计时的“端午节”诞生的。
应用“端午术”,“日晷”以正晌为周而复始的计时开始。以“晌”为方,找到了南北与东西方的准确位置。于是,产生了东西南北中的“一端四午”最原始时空观。
所以,甲骨文所表达的钟鼎文化一般知识内容,是时间与空间的最原始认识。
甲骨文中的数字一,称为甲,记作“十”。解释为:平直端正的横、竖两种运动形态的组合,称为人类第一个认识到的数字甲。甲是天干的第一位。值得注意的是,甲骨文中,十表示甲具有唯一性,而其它的干支数字则都是多个不同的字来进行表达的。如“一端四午”中的四午,晌午只是其中之一。另外的三个午除了“午夜”之外,其它的两个“午”字含意的表达已不得而知。
正是因为商周文化断代废弃了“端午术”的认识论与方法论,加之后天八卦对先天八卦与的篡改,以及对甲骨文进行的篆书文字改革,中国钟鼎文化经历了史无前例的浩劫。甲骨文,也变成了废弃文字而不为人所知。甚至,在封建文化正史记载中也踪迹皆无。
甲骨文的被发现,实实在在证明了中国在《易经》之前仍然还有文字。
但是,用拼音语言文字的逻辑已经很难解析甲骨文字中的奥秘。用现代汉字的认识论与方法论,也无法还原甲骨文所表达的“端午”意境。甚至,对甲骨文形成前的石文、陶文、钟鼎文也一无所知了。
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大量刻画符号,属实是发现部分原始文字,却没有证据可以证实。因为,参加论证的所有关专家,没有一个人认识其中的字,也说不清楚这些字表达的知识内容,更没有专家对这些符号表达的一般知识体系作出基础辨别能力的认定。于是,最终得到的结论只能仅仅凭石钺上刻画的符号与石钺产生的年代,断言大约在距今5000年前,良渚先民就开始使用文字。
那么,这种文字是属于拼音文字还是属于拼意文字呢?
显然,在中国语言文字与西方语言文字分类都说不清楚的条件下,想要回答出认识这些字是什么意思、古代如何读、现代如何读、古代表达什么意境、现代表达什么意境等问题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根本不知道《易经》前中国先天八卦是一个什么样的知识体系,
那么,更不会知道甲骨文作为表达先天八卦一般知识的组字方法与一般知识的意境。
因此,要想解开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大量刻画符号之谜,必需具备三个条件:
1、懂得甲骨文字的笔画、字根、字元、字的组合术知识和方法。
2、懂得甲骨文字词的组合方法以及对先天八卦中一般知识的表达能力。
3、了解先天八卦知识体系的一般知识表达方式与“端午”认识论与方法论内涵。
甲骨文的笔画、字根、字元组合成字的过程,是一个先天八卦知识体系中的属性数学问题。如果没有属性数学的组合术基础知识,而用现代科学理念来替代甲骨文字组合法则,是不会得到准确的认识结果。
除了以上三个条件之外,还有一个学术研究探索的环境问题。就是当代学术探索不端行为愈演愈烈、科学研究被权威垄断陷入诚信危机的问题。真正的学术研究体系与评价制度的缺失,真正研究的人却得不到任何资助与广泛交流探索的机会与空间,而一群不学无术、胸无点墨的所谓“权威”则把这些当成了向行政机关申请“科研项目”以换取经费的机会。
二十三、
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大量刻画符号,属实是甲骨文之前石器时代的部分原始文字。它们与甲骨文同是一脉相承中国远古文字。它们共同产生在垒石结绳、河图洛书、天圆地方、周天历度远古知识体系发展的脉络基础之上。它们与甲骨文一样,是中国钟鼎文化时代文字发展里程中的一部分。
有什么样的知识体系,文字就会有这个知识体系中一般知识的表达。随着这个知识体系的不断进步,文字对一般知识的表达能力也会逐步由初级走进中级,进入高级。因此,知道了先天八卦知识发展史,就会知识甲骨文在石文、绳文、陶文、钟鼎文直至甲骨文发展过程中的知识进步里程。也就知道了文字组合术所展示出来的属性数学发展的不同阶段中的一般知识。
当然也有例外,由于高级知识体系的被废弃,低级知识体系被简单化、容易化的绝对化表达,文字对一般知识的表达能力也会下降,甚至断代。甲骨文在两千多年之前的消失,就属于这个例外。
正因为中国文字的产生与发展,一直与中国传统文化知识体系形成的一体化关联关系,所以,文字组合意境与组合方法就自然也成了中国传统文化历史长河中的一部分。科学技术发展,文字的表达能力也随之发展;科学技术进步,它也随之进步。不可否认的是,当科学技术被封建垄断文化贬低为奇技淫巧之后,文字的发展也会受到影响,知识体系中的一般知识与表达它的文字,也会因被废弃不用而逐渐被人们遗忘。
2010年起,SCI(《科学引文索引》)数据库收录中,中国科技论文数量排名世界第一,但高频率引用论文数量、论文影响力以及相应的科技成果却并不理想。多位专家表示,当前以发表论文为决定因素、且由行政力量主导的科研评价体系积弊已深,亦是滋生科研、学术不端的重要原因。
这里讲的学术不端,是相对“倾倾之反”的两个现象而言的:一是跟在现代西方科学文化知识体系后面“爬”的惯性,二是把《易经》视为中国文化源头的封建文化影响。以至于能认识到中国钟鼎文化时代“端午术”认识方法与甲骨文之间关联关系的学者微乎其微。能够识别这样的论文是学术探索内容的主编或者出版社自然更微乎其微。加之论文格式限定、文章字数限定、作者身份限定、版面费数额限定等诸多不可逾越的枷锁,如果按本文中介绍的内容来说明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大量刻画符号,属实是甲骨文之前石器时代的部分原始文字,显而易见是作不到的事。就是把石钺上面刻画的几个字说明白、讲清楚,也需要对《易经》前中国“端午”文化,作出有别于《易经》后封建文化、有别于现代西方科学文化的内容作出数学、属性、文字等内容的介绍与说明。使公众对先天八卦四版本“端午节”变化与《易经》后天八卦占卜术之间的文化差异有所了解。
不然,仅仅凭教授与专家说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大量刻画符号是石器时代的原始文字,它们与甲骨文不是一个文字系统。而我们却说石钺上的字与甲骨文同是一脉相承的中国远古文字。那么,如何来判断这两个不同的认识结果谁对、谁错呢?
起码要求参与判断两种说法对错的人同时应该具备一个共同的条件:就是研究或者学习过这方面知识的业内人士,懂得对与错两种结果之间的根本区别。
所以,学术之端与不端,就成了这个事件的根本问题。
二十四、
对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大量刻画符号的评价与鉴定工作,是一个四象认识问题:可以肯定的问题、可以否定的问题、肯定肯不定的问题、否定否不定的问题,共有四类。
而四类不同问题的认识,对于两个不同见解的人来讲也存在四象:两个人的见解与认识完全相同、两个人的见解与认识完全不同、两个人的相同见解与认识中又存在各自的不同、两个人的不相同见解与认识中又存在可以进一步沟通的相同。
显而易见,这两种四象的内容是完全不相同的。前者是对同一事物认识的不同层面,后者是两个人对同一事物认识的关联关系;前者可能发生在一个人或者多个人认识不相同的结果分歧之中,后者则只能是两个人对同一事物认识所产生的关联关系;前者可以是独立的认识,后者则必需是有两种认识的同时存在。
因此,就要把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大量刻画符号的辨认工作划分成两个部分来处理:
一部分是属于纯粹学术内容方面的,可以把它称为学术端与不端的问题。它决定于不同学术水平的人掌握知识层面的不同。我们把这个过程称为四象定位认识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不同的四象认识完全是正常的,也是由知识层面的有限性确定的。有什么样的知识层面认识,就会产生什么样的认识结果。知识层面与认识结果出现了唯一的相对性。所以,在这个四象认识范畴中,每种认识结果自身都与决定它产生的知识层面相对应,都是知识层面之因与认识结果产生的因果关系。它们形成的四象认识结果之间,只有知识层面上的差异,并不存在认识结果的对错。
对错的产生,是在两个人应用不同的知识层面对同一问题形成了两种不同的认识结果之后。每个人都坚持自己知识层面上所产生的认识结果是正确的,而否定对方知识层面所产生的认识结果是错误的,势必会造成一种不可调和的分歧。
由此可以看出,对错属性的关联关系,在一端四午确定的四象知识层面中,是双方各抒己见而不能走进对方知识体系与认识结果的一种偏激态度。当然,这种认识仅仅是限定在端午四象认识层面上的一种分析方法。而超越端午术之外的其它偏激认识结果,则不在此四象范畴内。
在端午术认识的四象层面确定的范畴中,持有不同认识的人之间产生的争议,是可以调和的、可以统一的、可以达成一致性认识的。因为,它们都是一个知识体系中的同一连贯性事物所确定的不同认识层次。所以,它们之间也自然存在四象的可合而为一的可认识性。
所以,在对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的刻画符号进行的评价与鉴定工作过程中出现的有差距的不同观点的分析结论,需要进行四象分析,并划分出端午四象与非端午四象两大类问题。
我们可以把不同观点、不同认识结果、不同知识系统用四象为分类层面,得到这样一个新层次认识:
端午四象
发生在认识方法层面
层面四象
发生在认识结果层面
对错四象
发生在两种认识层面
上面三个四象形成的属性关联关系,可以简化为三组阴阳属性的相对性来进行更简易的表达。这种表达形式,更容易进入三对阴阳属性关联关系的体系性认识。而这三对阴阳相对属性的三合而一的问题,则是一个三认识层面的综合认识问题。
在说明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刻画符号问题之前,把上述问题提出来并先行进行说明,其目的就是为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刻画符号后的研究,建立一个统一的研究方法体系。可以使这个统一的研究方法体系与中国远古科学技术发展的一般知识表达,形成一个多层面知识之间可以互相印证、相互逻辑推理、相互因果判断的一致性。所以,无论是何人,其所作出的任何判断结果,都要经过认识方法层面、认识结果层面、两种认识分歧层面的再分析。而且,这种分析必需是与中国钟鼎文化知识体系发展的时代密切结合在一起,从认识方法、认识结果、两种不同认识分歧的综合过程中达成完美的体系一致性。而不是用肯定的唯一认识结果,否定一切与其不同的认识分歧。
二十五、
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的刻画符号产生的年代评价与鉴定工作,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因为,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的时代鉴定,应该是这些器物与在器物上发现的刻画符号年代的一个最后截止时限。换句话来说,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中的所有器物,都是这座坟建成前就已经产生的器物。器物上的刻画符号,也一定是坟墓落成前就已经刻画上去的。所以,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与器物上所发现的刻画符号的年代下限,肯定不会比浙江平湖庄桥坟落成的时间更晚。这样,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中所有器物与器物上刻画的符号产生年代的下限,就可以确定为距今至少有5000多年的历史。
在现代西方考古学中,这种最后截止时限的被认定,则被作为考古学时限确定的法定程序。如世界上对中国文字产生的时间问题的鉴定与评议,直到公元1899年才被确认。结论是,中国早在3000多年前就已经有了成熟的文字——甲骨文。
字的出现,是人类社会进入文明时代的重要标志之一。但是,中国历史记载中却找不到3000年前中国社会文明的文字记载,也没有对这个文明时代的知识体系通过文字流传下来。
当今,所谓正统的认识是,中国社会进入文明时代的标志则是《易经》的出现,因此,中国传统文化的文明起始则应该是从封建垄断文化开端的。依据西方文明史的发展逻辑,《易经》后的数千年的封建历史,才是有据可查的社会文明。
人类社会进入文明时代的重要标志之一如果是文字的话,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人类用文字记载了些什么内容?
记载历史,自然是文字的一种功能。但是,文字最本质的功能,则是反映这个时代人类已经认识到的知识体系都掌握了什么样的认识世界、认识宇宙、认识自然的方法,都形成了哪些认识结论,产生了哪些认识自然的科学成果?
文明,应该是能够利用文字明确而精炼地表达一个时代知识体系中的一般知识。它的目的,是为了让人们通过文字的学习,明白前人已经认识到的科学规律。
因此,以史为鉴,还是以识为鉴,则是人类社会进入“文明”还是进入“文暗”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文以载道。文字是表达一定的思想﹑道理,阐明认识事物的方法,阐述世界、宇宙、自然中的道理。
文以诲道,文有善恶、辨惑之别,教诲诱导。这是端道正道被商周断代后各行其道的特殊文化现象。许多人各自按照自己的轨迹行走或按认为对的去做。封建社会则不断的出现圣明有道与昏庸无道的反复轮回。
甲骨文时代,文字以“文明”为发展方向而极力避免“文暗”趋势。所以,“端午术”盛行,一端四午做为端道、正道,开创了认识时间与空间的统一认识方法,形成了时间与空间统一系统表达的天干地支数字化知识体系。中国远古文明,在经历了垒石结绳、河图洛书、天圆地方、周天历度四个认识层面上的知识更新换代之后,创立了认识世界、认识宇宙、认识自然的连续连贯认识方法,成为世界上最先进入尧舜盛世的文明社会。
所以,封建社会之前的中国远古社会制度发展的里程,不能依据西方的封建社会之前是蛮荒历史的认识理论来全盘照搬。因为,在中国封建社会之前,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个极其文明的历史时代,曾经出现过一个自然科学、应用技术极其发达的昌明时代。
端午术,在这个时代也被称作“大初”认识方法。是指太古时期,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尚且在天地未分之前的混沌认识状态。在找到了认识时间的第一个端午节点,以及找到了认识空间东西南北的准确方向性之后,端道、正道,就成为继续认识“倾倾之反”的第一个起始标志。所以,“大初”至今还被道家称为道学的本源。“大初”者,大端、大正之意。
那么,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的刻画符号,应该是这个知识体系发展过程中什么时代的产物呢?
单纯以现代汉字所表达的知识体系中的文字结构知识,显而易见是没有办法找到答案的。
参加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的刻画符号评审与鉴定的全国知名专家、学者们,没有一个人能认识其中的字,更说明不清楚这些文字所表达的知识内容。如此,何以结论这些符号是中国五千年前的文字?何以认为它与甲骨文不是一个系统?
二十六、
随着人类对世界、宇宙、自然认识的不断进步,认识层面的逐步提升,文字表达一般知识的能力也在同步提升。
历史上的商周文化断代,使得甲骨文彻底退出了文字历史舞台。因此,商周文化断代之后,中国人不知道天干地支的数字逻辑是如何产生的;只知道中国人发明了指北针,却不知道古人是如何准确找到北的。
虽然,《易经》后的文字如汉字也号称产生它的依据来源于“六书”、“九数”,但是,“六书”与“九数”是什么,则完全任由后世人自己的猜想。它依然遵循的是《易经》的文字构成逻辑,而与“大初”、“端午术”的思想方法并没有一脉相承的关系。
所以,当今使用的汉字与甲骨文并不是一个文字体系。端字的甲骨文与现代汉字的不同,说明不同时代的文字,所表达不同时代知识体系中一般知识内容也是有差异的。
如果,深陷在现代汉字知识体系表达的《易经》后文字理论的框框之中,既不懂先天八卦与钟鼎文化时代的一般知识,也不懂甲骨文中“六书”、“九数”所展示出来的属性组合端午术的数学思想,而是把现代西方科学标准作为唯一的真理来衡量一切,那么,也就根本就无法想像在遥远的甲骨文时代中国曾经有过一个人类高度文明的科学文化发展时期,自然对这个时代的知识体系也就一无所知了。
钟鼎文化时代中国人识字的方法,反映了甲骨文与现代汉字两个文字体系之间的知识壁垒关系。
现代人识字,多以先人解字的出处为识字的最基础条件。这是商周文化断代后封建文化垄断所遗留下来的最重要的一种规则。解释一个字,必需先指出文章的出处。有文则有字,无文则无字。字意都是从文中解出来的。
但是,甲骨文中的字,则可以通过另外的一种认识字的途径来认识。只要掌握了笔画、字根、部首、字元组合成字的四象组合术,就会自然而然地进入理解这个字的意境。
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的刻画符号与现代汉字不是一个文字系统,而属实是发现甲骨文之前石器时代的部分原始文字。它们与甲骨文同是一脉相承中国远古文字。这是因为它们都符合甲骨文由笔画分层面组合成字的四象组合原则。
二十七、
每个识字的人都有自己的识字方法。所以,在没有识字前,先公布识字方法,讲清楚怎样认识的这些字,应该是中国文字考古学有别于现代西方文字考古学的独具一格的方式方法。所以,参加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的刻画符号评议与鉴定的专家们,也应该在参加本次活动之前,把自己的识字方法公布于众,以便以此确定参加本次活动的资格。不然,都是些没有识字能力的人来参加这种活动,岂不是失去了会议的目的!
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的刻画符号,就是在现代西方科学的知识体系中找不到答案的一个中国文化探源问题。
甲骨文中的一端四午之术的重新认识,完全可以证明,中国早在3000多年前使用的甲骨文中就已经发现了端午的文化遗产性。但是,“端午节”却变成了别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的文字研究专家们与文化遗产保护部门对此又应该有何感受?
端午术,以端为正,以午为“倾倾之反”之中。为人类的思维树立了一个“正中”的思维理念。有关正中理念后的中国文化,才是钟鼎文化起源的“大初”之道。
文以载道,亦可晦道、蛊道、惑道。但是,所有文道之学,都把自己标榜为“文明”的化身,而没有说自己是“文暗”的。故凡是有文字的时代都可以称为是人类开始走向了文明,却没有人再去认识“文暗”时代给人类带来的危害。
二十八、
“文明”与“文暗”,在甲骨文中的意境应该是相反词汇表达的一种“倾倾之反”。日月合明,则是指明暗变化中的端端正正。所以,文明者,字以方正而为形,以直曲、弯折为笔画而示意。字者,形、性、意化为一体,故称文化。
文者,上六下四,四六之合而为文。一端四午之术对“文”字的解释是:上有六气,下有四象,有六气与四象之倾倾之反,才有上中下合一的端正出。化字乃五。“九数”以五为端,以五为正。
所以,文化是文明、文暗“倾倾之反”中的端端正正。故化者,为文字明暗之中端,倾倾之反的中正,是人类对自然认识的方法发展到较高的一种文化状态。
商周文化的断代,文明与文暗的端午认识法则的失传,导致文明与文暗几乎在“易经”后的文字史中很少见了。伴随着西学东渐,“文明”一词又死灰复燃。但内容则泛指时新的、现代的、西学东渐的东西。如文明棍、文明脚、文明词、文明戏、文明结婚、文明生产等。并不具有文化内容的含意。
一直到西方“文化学”流传到中国之后,文明与文化的解释才融合为一体,作为一种社会发展水平较高的有文化的状态的一种表达。
西方现代文化学把文化划分为广义与狭义两个部分:广义指人类在社会历史实践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狭义指社会的意识形态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组织机构。
西方现代文化学认为,作为意识形态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又作用于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随着民族的产生和发展,文化具有民族性。每一种社会形态都有与其相适应的文化,每一种文化都随着社会物质生产的发展而发展。社会物质生产发展的连续性,决定文化的发展也具有连续性和历史继承性。
显而易见,与中国远古钟鼎文化时代形成的文化理念是截然不同的。因为“一端四午”的端午时代的文化,泛指文字的表达能力和它对一般知识表达的知识体系的一致性。它不是由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的总和形成的,而是人类对世界的认识方法与使用这种认识方法得到的对时空认识的结果所确定的。同样,文化对人类一般知识体系的内涵表达,也不是社会意识形态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组织机构所确定的,而是人类对世界认识、宇宙认识、自然认识形成的综合认识方法与相对应的知识体系内容所确定的。
这些内容则是中西方“文化学”形成的学科研究方向上的壁垒与分歧。而产生这个壁垒与分歧根本原因,则是中西方文字学在研究文字的起源﹑发展﹑性质﹑体系,以及文字的形﹑音﹑义关系﹑正字法以及个别文字的演变情况等内容上和方法上的截然不同。
也就是说,西方现代文字学是语言学的一个部门。而中国远古文字学则是与垒石结绳、河图洛书、天圆地方、周天历度钟鼎文化发展四个时代紧密关联在一个体系之内的“文以载道”之本。
因此,要想解开浙江平湖庄桥坟遗址出土的器物上发现大量刻画符号之谜,必需具备以下三个条件:
1、了解甲骨文字的笔画、字根、字元、字的组合术;
2、了解字词的组合方法与表达先天八卦中一般知识的能力;
3、了解先天八卦知识体系的一般知识表达方式与“端午”认识论与方法论内涵。
以上三个基本条件是甲骨文的识字方法。
依据以上三种识字法,我们先解一个甲骨文中的人字。
甲骨文中“人”字有两式,一个表示男人,一个表示女人。这种在语言中表达性别的词语结构方式,并不是中文中独有的文字结构现象。在世界不同的语言中,把文字分成阴性、阳性,甚至有的还分类出中性词汇等的语言文字现象屡见不鲜了。这也反映了人类在对世界的最初始认识过程中,对属性认识的特有敏锐性,是人类知识形成时的共同起始内容。
甲骨文中的人字,音同一。表达了人类对自己的认识,在数字序列中产生的位置的重要性。但是,甲骨文中的“人”字,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象形文字,它同时也是一个立意文字,是一个属性特征文字。我们把它用一个图片汇总表达如下:
人字解.jpg
二十九、
“人"与“文”组合成一词称为人文,在现代汉语中表示:1、礼乐教化;2、泛指各种文化现象;3、指人世间事、人事;4、习俗、人情。
人文在西方语言文字体系中,多指人性、教养。但是,十五世纪后,其含义经过了多次演变。在知识“大爆炸”的现代分科科学体系中,则被称为人文科学。
人文科学有三个发展过程:一是中世纪占统治地位的神学;二是十六世纪兴起的人类利益学;至近代,则变成了社会科学的别称。
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在新兴的资产阶级反封建的社会思潮下,人文学成了资产阶级人道主义的最初形式。它肯定人性和人的价值,要求享受人世的欢乐,要求人的个性解放和自由平等,推崇人的感性经验和理性思维。形成了一种人文主义思想。
跟在西方现代科学理论体系后面爬行的学者与专家们,常常把人文主义思想源出拉丁文humanities。其实,最早的人道、文道认识,则应该产生在中国远古钟鼎文化时代,产生在甲骨文时代的“人文”解才是最科学、最准确、最具人性化价值的四象一体化表达。
可以把用四象一体化的连续变化性,来进一步地解析它。
(一)、“文”字的上“亠”下“乂”结构性,是钟鼎文化时代数字六与数字四的组合。表达的是天有六气、地有四象的人类对自然的认识结果为“文”。“文”字表达的是人类对天地自然的数学知识化认识到的一种结果。所以,四象之首,是数学的数字认识。
(二)、人类对数字认识的起始为一,一为数字之始。
那么,人类是如何在混沌万物之间首先认识到数字一的呢?
对端午的认识,是人类区别于一切有生命生物的根本特征。人类的意会之定,应该是能分辨“倾倾之反",能识“端午之正”的一种意识和思维。所以,用左右倾倾,合端于一;左少右多,“不止之小"的“无动于衷”与“有动于衷”的“不止之多”合向于一,来表达人对端午现象认识的属性特征与共性。
(三)、人有两种性别,有男有女。所以,用方折表示男,用周折表达女;以粗壮表示男,以纤细表示女。
(四)、人类性格也有所不同。阳刚与阴柔、直率与委婉,都可以用两个“人”字来分别作出表达。
故,“人”字有两仪,两仪而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人”字虽然有两式,但并不是绝对表达男人与女人的性别不同,也可以表达性格、禀性上的差异与不同,也可以表达健康与疾病的状况,也可以表达认识世界的不同方法、处理事情的不同方式,……。所以,甲骨文中的“人文”一词,可以广泛的表达人世间的各种类型的人事。如人的禀性、生活状态、习俗、人情、礼乐、教化等内容。
甲骨文中“人”字虽然只有一种写法,但是,在笔画中却有粗细、方折周折两种不同的笔势。可以把陶文中的十二个“人”字通过阴阳合一之法,再合而一,再分为二,并通过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来对“人文”进行系统性的表达。一定是人类文字史上最荟萃的文化成果。
从陶文与甲骨文的文字变迁过程中,可以看到中国远古属性数学的进步历程。而从甲骨文与篆书的文字变迁中又会发现,文王把先天八卦篡改为后天八卦,把甲骨文篡改为篆书文字的封建文化革命的深刻用意之所在。
后天八卦并没有阐述任何先天八卦的原理与科学认识世界的方法,只强调了伏羲画八卦,周文王又把它演义为六十四卦的传说。并用铜钱占卜的卜筮形式和方法,作为六十四卦的起卦方法,称为“起课”。以因而言果,故称“文王课"。
从甲骨文中对“人”、“文”两个字的属性数学解释之后就会发现,篆书文字对“人”字的五种表达意境,是对先天八卦四象归一之“一端四午”之术形成的“九数”知识体系进行的木火土金水五行周而复始的一种定式化的篡改。并进入了绝对数字属性占卜的巫术层面。
先天八卦知识体系是一个四版本一体化继续变化的属性“人文”科学知识体系。而后天八卦则是一个以数为天数天命的占卜巫术体系。如果以“后来者居上”的发展逻辑而言,后天八卦根本用不着彻底断代先天八卦知识体系与表达先天八卦一般知识的甲骨文字形成的“人文”文化,只要把先天八卦与先天八卦的“人文”知识作以对比,谁都会自然而然的进入更先进的知识层面,而弃陈旧知识于不用,完成知识的更新换代。而凡是以武力与文化垄断而强力推行的文化革命或者文字变革,都会使“人文”知识体系倒退走进非自然而然发展的进程。
商周文化断代,就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大洗劫。它虽然创造了封建社会制度在历史上存活了两千多年的奇迹。但是,也为人类的“人文”科学发展制造了一次难以弥补的灾难。
三十、
先天八卦“人文”知识体系,除了古代数学经历的垒石结绳、河图洛书、天圆地方、周天历度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九数”属性知识作为形成的基础基因之外,就是方圆几何学的形、性、数一体化关联关系知识体系的原始认识方法形成的“一端四午”术。
从“天人合一”的角度,应用甲骨文表达的意境,可以一下先天八卦与后天八卦的区别。
天人合一,在中国现代文化中的解释是中国古哲学中关于天人关系的一种观点。主要内容与“天人之分”说相对立。认为天有意志,人事是天意的体现;天意能支配人事,人事能感动天意。由此,两者合为一体。
这种思想认识的来源主要是战国时子思﹑孟子首先明确提出的﹐后又经汉儒董仲舒继承此说﹐发展为"天人感应"论。流传到现在的文箸主要有《礼记·中庸》﹑汉董仲舒《春秋繁露·深察名号》等。
而甲骨文时代所形成的“天人合一”思想又是一种什么样的解释呢?
数千年来,早已被封建文化的垄断形成的商周文化断代而鲜为人知了。
然而,在甲骨文中可以非常容易找到“天人合一”这四个字:
天人合一.jpg
但是,人字有阴阳两式,天字则有阴阳四象,合字有阴阳六气,一字有中下位置两别。因此,我们可以把它们的种类列个表进行表达:
甲骨文中天人合一的写法
写法
4
2
6
2
甲骨文中“天人合一”共有十四种个性属性的分类表达。
天字有四种不同分类的表达:
天字四式.jpg
人字有两种不同分类的表达:
人字的阴阳两式.jpg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_clip_image-28881.png
合字有十种不同分类的表达:
甲骨文“合”字十式2.jpg 甲骨文“合”字十式.jpg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_clip_image-21574.png
一字有两种不同分类的表达:
一字两式.jpg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_clip_image-27581.png
显而易见,天人两个字的组合有八种,合一两个字的组合有二十种。天人合一四子组合共有一百六十种。
那么,这些“天人合一”的不同属性组合又在说明一个什么样的道理呢?

发表于 2019-11-14 10: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哪 里 有 三 唑 仑 买 ▇★加【文老板QQ939412082电话186-8716-4830灵药世家】诚信经营▇、恪守信誉”的核心价值观,为客户提供多样、安全、稳定、放心的产品。
发表于 2019-11-17 02: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哪里出售已实名微信号{QQ微信同号:96035 8764电话1892 0762 475}长期供应高质量微信号,非诚勿扰

全网微信号行业 一手货源 高质量 抗封 稳定不易封号
专业出售微信老号 半年微信号 一年微信号 二年以上的微信号 长期有货!
全网一手货源的渠道 批发微信号价格全网价格优惠 交易安全放心有保障!
1.国内新号32元(新号,未实名)
2.国外实名号65元(已实名认证带支付密码,秒进百人群,可收发红包)
3.国内实名号100元(已实名认证带支付密码,可收发红包,可转账收付款)
4.国内实名老号180元(两年以上老号,已实名认证带支付密码,任性加人,收发红包,转账收付款)
已实名v2支付宝帐号350元(价格随市场变化)
实名手机卡150元电信,联通,移动(价格随市场变化)蜗牛移动,大王卡,阿里宝卡
发表于 2019-11-29 19:5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吧!登入注册有888大红包赚钱   http://www.w888w888.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